第三百八十章 快走
作者:林栀夏 更新:2019-11-06

??? 一道明晃晃的邪火烧了起来,这儿的地基虽然是用坚硬的石头堆砌而成的,但是亭台楼阁也避免不了用木材,只是这一把火太邪门了!

火燃烧起来的时候那度太快了,直接蔓延到了苍阎的屋!只不过这些花颜都不想管,她原本正趴在那房梁之上睡着打盹,却不想看到这一把妖艳的火光!

“这究竟是怎么了!”花颜看着这花火有些心惊胆战,不过她突然想了起来,“对了,在这个时候去救玉清的话!谁都不会怀疑了!”

“喵!”一声猫叫声传出了,白色的猫顺着那砖瓦就朝着一个隐蔽的地方而去了。

牢里的栅栏是那般的坚固,且这一场火来得太快了,所有的人都拎着水往主要的院子去了!

“救火啊!”“大家快一点!”

叫喊声和尖叫声混乱成一片,虽然平日都训练有方,且个个都不简单,但是在这儿,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况且被烧的主要地方还是主子的卧寝!这般以来,大家都不由得紧张万分,朝着那水井不断拎水往着主子的卧寝而去。

至于其他的地方!就暂且不管吧!

“咯吱咯吱。”那水井上的抽水的摇晃棍被人摇得作响,一个男人站在那井口不断地摇动着,而后有无数的仆从跟在后面用木桶接水,接了水之后都纷纷着急地往那火源处赶。

“该死的,都不知道火源是从哪儿来的!”一个男人低咒了一声,他也是主子手下的得力之人,却不想这儿竟然走了水!

不过现在所有的人都没有精力去关注这事,他们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赶紧将火灭下来!之后的事情,就希望主子能够开一面!

藏在暗处的花颜看着这一切之后满意地笑了笑,虽然她也不想这儿出事,但是这样,对玉清来说,就等同于多了一条生路。

还是猫身的花颜在瓦片上飞地窜过,直接到了那牢狱的面前,火势已经蔓延到这儿来了,不过人都去救火了,所以这儿已经没有人看着了!

花颜那绿色的瞳孔猛然收紧,随即身子一跃,直接跃过了那道火门,进入了那暗场的长廊。

“玉清,玉清!”花颜不住叫着玉清的名字,她也加快了脚步,这个牢狱的长廊里的灯光几乎要熄灭了,空气之也弥漫着令人做呛的浓烟。

饶是一只猫,也是被这浓烟呛得不行,她伸手挥了挥萦绕在自己鼻息之间的浓烟,却还是咳嗽了一声,“咳咳!”那精致的五官都快蹙紧到一块儿去了!

“玉清,你别怕!我来找你了。”花颜再次咳嗽了一声,长廊也不算很长,花颜很快就到底了,看到了那扇石门,她也不慌张,轻车熟路地找到了石门的开关。

是一旁的一个暗纹,一旁的石壁上有一副侍女画,这侍女画出现在牢狱之显得有些诡异,画上侍女的流云袖上有一个不同一般的暗纹。

花颜走上前去,用手按住了那暗纹,过了一会儿,石门传来了声响!

“轰隆。”石门缓缓向上上升了。

石门消失之后,花颜看到了那里面被绑在的玉清了,玉清和之前一样奄奄一息,不过她也感觉到花颜来了,她微微抬起头,看了花颜一眼后挥了挥手道,“别······别来·····”

玉清也知道,花颜要是私自放了她的话,后果会是什么,不过她并不知道的是,外面已经出事了。

“没事的!外面走水了,你感觉趁机走吧!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别回来了!”花颜担忧地看着玉清,锁着玉清的锁的钥匙,她早就有了,但是之前碍于主子在这儿,她根本就没有机会,也没有胆量放走玉清!但是现在可以了!

只要火烧过来了,一切的事情她都可以做得天衣无缝!

玉清听了花颜的话,眸也不由得出现了几丝惊喜,她虚弱地问道,“真的?”语气虽然虚弱,但是还是掩盖不住那虚弱之的惊喜!

“恩!”花颜重重地点了点头,她将早就准备好得钥匙拿了出来,一大串钥匙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那钥匙孔插入了钥匙之后,锁徒然松开了。

花颜将锁扔到了一旁,走进了玉清道,“玉清,等会儿我要将倒刺拔出来,可能会有些痛,你忍着!”

花颜担忧地看着玉清,她的胳膊和锁骨上都被那铜炼给锁住了,况且那锁链之上还有倒刺!

这一拔出来势必会连带出一大片的血肉,但是她也不得不这样做!不然的话,玉清没有逃出去,不被主子折磨死,也被这火烧死了!

“恩······”玉清知道很疼,那火光映照在了她那沾染了血迹的脸上,她还是用牙咬住了下唇后点头。

花颜见玉清点头了,便也下了决心,她将手放在了玉清那被倒刺勾住的地方。

而就在同时,苏嫣和季宸渊在路上一路闪躲,她看着之前关住自己的地方火光通天,她不由得道,“渊,这火真的没事么?”

“烧不死幕后之人的,这火能烧到这会儿,说明他没有在这儿,总之放心,不会有事的。”季宸渊知道苏嫣是害怕他会因幕后人出事而一并被牵连,所以他低声安慰道。

苏嫣微微迟疑了一会儿,她还是点了点头,她道,“我们还是快去救玉清吧!不然,我怕苍阎回来了,就不行了!”

“苍阎······”季宸渊突然呢喃着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苏嫣不是没有和季宸渊提过,但是那时候她不知道苍阎的全名,只提过苍一个字,或者有说过全名,但是季宸渊未曾记牢,但今时今日在这儿,她这一说,倒是让季宸渊想起了一些别的事情来。

他们虽然躲在一旁,但是那火光也映得季宸渊冰冷的面容有些发红。

苏嫣回过头看向季宸渊,见他沉思的样子不由得拉了他一下道,“我们走吧!”

“恩。”季宸渊的思绪被苏嫣拉了回来,他想,或许他知道究竟是谁做的这一切了!

不过现在的确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苏嫣之前为了逃走,曾经努力记下了路,却不想这条路却是通往牢狱的路。

苏嫣带着季宸渊走到了那牢狱门口的时候,看到这门口只有不多的火光便松了一口气,她指了指里面道,“渊,就是这里面!”

季宸渊抬头看了一眼这个牢狱,他冰冷的唇角浮起一笑道,“看来苍阎的确是遇鬼杀鬼,这儿的怨气很重,但是却没有鬼怪敢靠近来吸取阴气。”

鬼怪都是喜欢阴气多的地方,以吸取阴气来修炼自己的鬼力,而这儿这么多怨气,鬼怪却都不敢来便说明了一个问题。

这儿斩杀了不少鬼怪!

“进去吧!”季宸渊没有说别的,拉着苏嫣正准备往里面走的时候,却看到一袭白衣的花颜扶着那奄奄一息的玉清走了出来。

玉清依旧是那一身血迹斑斑的样子,她几乎是被花颜连扶带拖出来的,而花颜此刻也好生狼狈,她白色的衣裙被那火熏得有些发黑。

她看到苏嫣的时候微微一惊,不过在看到季宸渊的时候明白了过来。

天下除了僵尸王,恐怕也没有别人敢在这儿动手脚了!而僵尸王来这儿的目的也再明确不过了。

其实僵尸王带走苏嫣也好!省得雪儿一天视苏嫣为眼钉,想要借她的手来除掉苏嫣,最后嫁祸于她!

“苏嫣,你来得正好。”花颜知道玉清和苏嫣有一份交情在,苏嫣此时出现在这儿估计也是想带走玉清吧!

花颜打定了主意之后看向苏嫣道,“你们将玉清带走吧!记得让她走得远远的,别让主子找到了,再找到了,我也就没有办法了。”说道后面的时候,花颜的语气之透出一股深深的无奈。

苏嫣虽然不知道花颜和玉清的交情,但是她是一定要带走玉清的!她见玉清几乎快没有意识了,她点头道,“那就多谢了,就此别过。”苏嫣说完之后走上前,正准备扶玉清的时候,却被季宸渊阻止了。

苏嫣身子瘦弱,怎么可能扶得动玉清呢?

季宸渊大掌一挥,一个葫芦出现在了季宸渊的手,而玉清也被收入了葫芦之。

这不是之前关着阿生的葫芦么?苏嫣惊诧地看着季宸渊,却也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她道,“渊,我们快走吧!”

手机请访问:内读小说网唯一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