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
作者:郑金子 更新:2019-11-06

高密度,高强度的体能训练让所有人都苦不堪言,在这里一天的训练量能抵得上之前营队的三四天,更何况能不能吃上口饭完全得看章天煌的心情,所有人就在这又冷又饿又累的状态下一次一次地突破自己的极限。

这些被选上来的兵倒也还争气,从一开始心里不痛快,恨不得用眼神杀死章某,到后来的自己跟自己较劲,都不肯被落下,也算是思想上的突破。

夜里十点,这次的选训官难得聚在一起,虽说这几天下来最苦最累的还是那群兵,但作为领队,他们同样也累,制定选训计划,绞尽脑汁地想着怎么折腾人,可能没耗什么体能可脑细胞确确实实死了不少……

章天煌一进帐篷就大大地打了个哈欠,一点形象也无的随意找了个板凳就坐了上去,皱着眉挠了挠板寸,才懒洋洋地开口:"好困……"

张勇沉默地看了他一眼,不大的眼睛里透出点锐利,语气不好地说:"坐好!"

章天煌嘻嘻一笑:"队长,别这么严肃吧,这可是休息时间。"

张勇眉头一挑,他身为猛虎特种部队的分队队长,虽说平日里严厉得很,但只要手下的兵不犯原则性错误,他倒是乐意宠着,所以章天煌一开口,张勇也只是横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选训官6续到齐,张勇手下的兵也就章天煌和"黑脸"秦乐,他不是这里年纪最大的,但显然是军衔最大的那个,所有人都排坐好,只等着张勇发话。

"都各自汇报一下各队的训练进度。"张勇扫了众人一眼,才缓缓地说。

几个选训官都一板一眼地跟作报告似的,轮到章天煌,就一句话:"还在适应期。"

张勇皱了皱眉,虽然问题是他问的,但这几天他把这几队的情况都看在了眼里,撇开其他不谈,章天煌那一队绝对是训练量最大的,他当了这小子两年的队长还能不了解章天煌的个性?就是个恶劣的小子!要说军事素质,他能算得上数一数二,但其他的……不提也罢。

还没等张勇说什么,秦乐就冷脸看了章天煌一眼,说:"别太过了。"

章天煌刚还满不在乎的脸立马变得严肃认真起来:"小乐乐,我懂分寸,你相信我。"

秦乐脸一黑,干脆不说话了。

张勇不太放心,章天煌那人还有点不好,就是小心眼,那队里的几个兵可把他得罪的不轻,他能放过?折腾肯定少不了……但,如果那人连这关都过不了……那就彻底辜负了自己的期待。

也不知是秦乐的话还是其他,章天煌总算是收敛了一些,第二天就把体能相关的训练减少了一些,改为技术性的训练,比如射击以及近身格斗。

射击对姚飞来说手到拈来,一直不上不下的中游成绩这会儿终于拔尖了一次,十发子弹每颗都正中红心,再看看严实高睿他们成绩也都不错,除了林城。

手臂的伤这几天一丝好的迹象都没有,而且因为炎症的关系,体温一直都挺高的,开始的时候林城还觉得头晕得难受,再往后就没感觉,烧着烧着连身体都适用了这种温度。

姚飞收起枪,不自觉地往林城那儿看了眼,虽然隔了几个人,但他仍能看到林城微微颤抖地右臂,心里一抽,不用想也知道,这样的状态哪能发挥鼎盛的实力。

这一场射击前后不过十来分钟,章天煌只是想摸摸底,他倒是发现了几个好苗子,在看过林城的成绩后,眉头猛地皱了起来,心里头闪过一丝疑虑,这人不该是这样的实力,抬眼看了林城一眼,只见这人只是垂着脑地十分疲惫地揉着太阳穴,章天煌心里冷哼一声,怕是被他这几天高强度的体能训练练残了……也不过如此……

射击训练过后,也没给这些小兵一点休息的时间,立即开始原地格斗对抗,这几天都6续在淘汰人员,整个队只剩下三十来个人,奇数……

章天煌歪着脑袋笑了一下,本就肉嘟嘟可爱的脸顿时明媚了不少,他说:"林城和我一组。"

话一出口,姚飞就皱起了眉,虽然不知道章天煌的本事到底多大,但能入得了猛虎,实力不会差到哪去,而现在的林城……姚飞担心地看了林城一眼,却见那人嘴角轻扬,竟是心情不错的样子,姚飞愣了一下,突然有点摸不准林城的想法……

姚飞的走神被高睿的低呼打断。

"发什么呆呢?"高睿不满,他恰好和姚飞一组,见姚飞终于将目光移了回来,这才挑眉一笑,说:"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姚飞勉强笑笑,将注意力放到眼下的事上面。

"我也是!"

另一头的林城却没那么舒心了,章天煌单拎他出来的意思不言而喻,想给他下马威罢了,他只是纳闷了,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这祖宗了?

章天煌摆好姿势,冲林城扬了扬下巴说:"张队很重视你,但这几天下来我也没发现你有什么了不得的地方,说真的,我早就想把你踢回家去……"说着,一张脸沉了下来:"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个机会。"

林城听了话,心里最后一点顾虑也没了,他的心情太好理解了,就像是没有复习过就参加考试,明知成绩不会好,但总是有那么点期待,也许奇迹会出现呢?

林城轻笑一声,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把所有的希望寄于一个"奇迹",章天煌的话给了犹犹豫豫的他一个痛快,最后,无论如何,再拼一次!

架势摆了出来,这几天被折磨得筋疲力尽的身体也猛地来了精神,混沌的眼睛炯炯地盯着章天煌,在军队里淬炼过了的兵身上都有一种杀气,周身凌厉。

章天煌眯起了眼,猛地出拳,直取面门,林城早就有了准备,按他的习惯,这种试探性的把戏直接接下来就好,但右臂的伤根本受不了这一击,所以林城退后两步,躲了过去,章天煌一击不中,一秒不停,一个横腿就扫了过去,这次可不是试探,几乎是发狠的力道,林城皱了下眉,不知章天煌是被自己刚才的那一躲刺激了还是因为自信感爆棚了,直愣愣的这一脚破绽太多,林城当然不可能放过,用了全身的力道使劲拦踢,找的还是最无防备的腘窝处,章天煌踉跄了一下,不自觉后退几步勉力稳住身形。

"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