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一章 一梦二十年
作者:闲舞 更新:2019-11-06

乌黑的天空下,狂风卷着沙尘,直冲云霄。

忽然一道闪电划破这灰暗,闪电是直直的从天下乌云里掉到地面的,地面传来一阵震人心扉的男人低沉的长啸声。

开着新型机甲狂奔在路上的萧夕,又一次唾弃自己,赶路开新型机甲真是不是明智的决定呀,难道说他的智商真的开始倒退,回不去了?

把自己冲沙尘里拔出了的朱悠悠,真的很气。忍不住对天空比了个中指,劫云你*的,有本事你别下来,十几个小时下一道是什么意思?你准备在这里住到过年不成?

眼见司徒耀就要被活埋了,第四道雷劈完后,本来司徒耀只是没啥力气,但也没有受伤,所以华丽丽的,司徒耀晕过去了。要是渡劫没被雷劈死,之后死于沙尘的活埋,那司徒耀就要被后人笑上亿万年了。

“悠悠,师兄没事吧。”终于赶到的萧夕,收起机甲,露出雪白的牙,笑的荡漾的靠近悠悠问。

皱着眉头,十二分嫌弃的看了萧夕,朱悠悠心想,这老公一起混个数十年就有够累的了,成百上千的守着,突然朱悠悠有种放弃继续修炼的冲动。

“老婆,想什么呢?”萧夕伸出手掌在朱悠悠面前摇了摇。

奇怪,眼前这人欢脱的,别是真被穿了吧。

“老婆,我看着师兄,下面的雷劫你挡了?”萧夕望着直愣愣的看着他的朱悠悠,小心翼翼的询问。

第五道雷没有让没有耐心的朱悠悠等很久,因为她眯了一会,被萧夕喊醒,第五道雷冲着萧夕和司徒耀而来,朱悠悠赶紧跑过去,跃到两人头顶,接下这道雷。

连着声响也没听着,第五道雷就解决了。

大约劫云觉得受了侮辱了。下面的雷都没有让朱悠悠等很久,酝酿完成,就直接劈了下来。

吸收完后面四道雷,朱悠悠的修为也达到元婴末期大圆满。

为了不爆体而亡。朱悠悠义无反顾的也吞了一颗她喂司徒耀的那种丹药。这种丹药是大宝肚子里的压箱货,也就只有这一瓶灵气最浓郁,大宝都还搞清楚是什么种类的丹药,但是确实知道是帮忙进阶的,所以就被朱悠悠大胆的拿来给司徒耀先吃了。

当然这件事情,她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哈哈。

第九道雷一直没有降下了,天边又飘来浩浩荡荡的劫云。

萧夕看的嘴角抽搐,怒视朱悠悠,他大约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想想。也好,两个大乘期,估计可以压的住皇族了。等司徒耀和朱悠悠巩固了修为之时,就是十万大山遭劫之日。

所有的劫云牟足了劲,要给朱悠悠来最后一击。

让朱悠悠恼火的是。它们实在太磨唧,“你们敢不敢快点?”

望着仰天大喊大叫的朱悠悠,萧夕忍不住吐槽,还说他呢,自己还不是越来越欢脱?难道是跟修为提升了以后身体新陈代谢不同有关?

最后一击雷过后,云开云散,阳光普照。

值得一提的是。朱悠悠没有按照惯例变成焦人。这次雷击过后,她还是雪白雪白的,只不过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司徒耀说,可能是一下子吸收了太多能量,身体跟不上,所以朱悠悠和很多灵兽一样。用深度睡眠来让自己过渡这个阶段。望着唇红齿白,面容安详的某人,萧夕想想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谁知道,修真无岁月,朱悠悠这一昏迷就是好多年。

之后有萧夕代总统总理全国事务。司徒耀闭关巩固修为,随后暗中带队探了几次十万大山,遭遇了几次树皇,却没有把他拿下。司徒耀年纪力壮,树皇经验老道但是重伤未愈,总的来说司徒耀还是差了一点点,所以每次都被树皇逃脱。

一年以后,李艾居然给司徒耀生下个女儿,二百多年来,母星移民生下的第一个女儿。

司徒耀女儿出生的当天,星洞通了。母星经过一年没有补给的日子,可以说似是又经历了一次末世,惨不忍睹。特别是洪水也流到母星,虽然迅速被母星吸收,但是却留下病毒瘟疫在人类中蔓延。

三年后,萧夕看司徒耀怎么也不能灭了树皇,懒得在帮他管理国家。萧夕最急的就是他修为差朱悠悠一大段,孩子们也大了,很他们很乖很稳定,三宝已经是能帮大人的忙了,特别是炼器、炼丹、修真方面,三宝已经可以当师傅,带徒弟了。

萧夕开始闭关二次了,一次二年,一次五年。十年后,萧夕凭借的天赋和努力,主要是大宝、二宝支援的丹药的好,所以萧夕也元婴后期了。

坐在朱悠悠床边,要多肉麻就有多肉麻,萧夕说:“宝贝,你最好继续睡,再过十年,我也可以进大乘期了。我准备下次闭关闭个十年。你说说你吧,跟我一个月,离家出走八个多月。好不容易夫妻相处了四年,你又消失十年。这回来才没几年呢,怎么又这样了?”

“又十年了,我本来还估摸着这也差不多了吧。可是师兄说你的情况估计还有个十几年要等。老婆,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我错了还不行。下次,我一定让你主动,你说什么我都听行不行?”

“你说你什么眼光,给师兄找了那个李艾。十年生了三个了。特别是还有一个二圆星上出生的闺女。你知道我多眼红嘛,风水轮流转是不是?”

“悠悠,下次再见。你一定要起来了哦。”

……

朱悠悠做了很长很长的一个梦。梦到自己肥嘟嘟吃着一桌子零食可乐,打着风靡一时的网络游戏的场景;梦到朱忧忧就是自己,从小颠沛流离后来还被虐待的那二十年;梦到来到二圆星上和萧夕认识、相知的这些精彩的点点滴滴。

朱悠悠忍不住想,她这是要死了吗?为什么会不由自主的开始回顾当年。未来的日子可还长着呢,按照她的寿元来说,她才是刚刚走在修真大道上的小菜鸟。

如今这样是个什么情况?二圆星上还有她的骨血,她的朋友,她的爱人。

也许生活多难,也许人生无常。也许她闭上眼睛就能回去妈妈的身旁。

三宝从小就独立,因为她一向不是什么会照理孩子的好妈妈,可是萧夕怎么办?

失去她,其他人或许是难过。但是早晚有一天能走出来。可是萧夕——

从冷酷的小小少年,到睿智沉稳的大男人,从不擅长表达感情的小伙子,到痞子一样什么流氓都敢耍的大丈夫,他的深情厚爱,要说朱悠悠还不懂,朱悠悠都觉得自己没脸自称女人。

不,舍不得。

她一定要回到萧夕身边,喜欢他唠叨的关心,喜欢他被气的气急败坏的样子。喜欢他有时候的小腹黑,喜欢他深情的喊悠悠。

对,她要醒来,她不能再伤萧夕的心了。

挣扎着,有目标的挣扎着。

猛地坐起身子来。

朱悠悠急急地转身。望见床上,她身边,睡着平静的萧夕。

还好,还好,只是做梦而已,哎,吓死她了。还是不要吵到萧夕,继续睡吧。爱的再深,对方心里有数就行了,没必要说出来让他得意。朱悠悠决定还是不要把这个梦告诉萧夕,免得他志得意满,就怠慢她了。

又是一天。

二十年的建设。二圆星又变得郁郁葱葱。各种动植物在这个人间天堂安家、成长、繁殖。

自然美好的事情,一堆一堆的,比如小宝被萧夕揍了一顿,勒令他娶了钱小小。小宝虽然讨厌包办婚姻,可是也打不过他老爸只好屈服。吃独食不是小宝的风格。于是和萧夕说:“两个哥哥还娶老婆呢,我先娶不合适!”

“那你还是先出生的。这有什么不合适的。”萧夕的恶趣味就是不愿意让儿子如意。

天下的父子大约都是一样,等儿子大点,两人就爱开始做对,彼此看不顺眼。

所以等小宝娶完老婆,萧夕才又给大宝、二宝也一人配了一个。

女孩子虽然不多,可是三宝要娶,还是不难的。

二宝也是有媳妇的人——秦琴,大宝是后来阿望给弄的身体,如今不过14岁,可是他老爹让他娶司徒叔叔家的19岁的女儿,真真是一场血泪史呀。

听宪虽然回去三圆星了,可是萧家还是人满为患。特别是赔了姑娘的人家,有事没事都往萧家来混饭吃,美其名曰探望朱悠悠。

这天也是。

“爸爸,爸爸。我岳母又来了。你快点出来吧,不要猥亵妈妈了。”小宝站在萧夕和朱悠悠的门口这么跟自家老子喊话。

猥亵?

他至于吗?这是他老婆好吧,他愿意干嘛就干嘛。而且实际上他在难熬,也没可能对昏迷中的悠悠做什么过分的举动的。也就是睡在悠悠身边而已,这也叫猥亵。这个死小子。

萧夕有点后悔让三宝这么早娶老婆了。这群老丈人、丈母娘三天两头的来串门,他真是不堪受扰呀。要是悠悠在,叉着腰一通骂,看他们还敢来不?

萧夕迷迷糊糊的还有点起床小气,就飘到餐厅里去吃早饭了。

萧家二十人座的餐桌上,坐的满满当当的。

“我说,你们都给我交饭费呀。我家都快被你们吃穷了。”

某个不太爽的男人生气的说。

刚坐在下的萧夕,突然发现大家的都对他行注目礼,“怎么了你们。不是那么小气吧。”

感觉身边的椅子被拉开,一个人坐进椅子里,还大大咧咧的打哈欠,“帮我拿个饼。”

萧夕望着自然的差遣他的女人,鼻子一酸,抬起头望天,把眼泪逼回去,拿了饼放在她的餐盘里,顺便给她倒果汁。

朱悠悠表示很满意,于是嘟起嘴亲了一下萧夕的脸颊,“谢谢,亲爱的,你真贤惠。”

感觉到脸上的温热,萧夕再也忍不住把朱悠悠一把搂在怀里。

“你干嘛呀,刚夸你。你就想勒死我了呀。”莫名其妙的朱悠悠边打骂的萧夕,拼命挣扎着,想要离开他的怀抱。

转过身去,找儿子帮忙,“宝呀,快点,救命。”

“咦!”小宝的样子脱去稚气,与萧夕有七成相似,“小宝,不是你阿望叔叔给你吃催生剂了吧。咋你一下子变这么老。”

刚举着手,准备对自己老子落井下石的小宝,马上愤愤的放下手,他妈妈就是活该,他不搀和。

朱悠悠在望四周望了圈,也就萧夕变化不大。其他人要不就是老了,成熟了,更美了,长大了,都与她记忆中的有很大差别。

朱悠悠也不挣扎了,认真的看着萧夕:“怎么回事?”

“你接了最后一道雷后,昏迷了二十年了。”萧夕咬牙切齿、艰难的说出这句话。

赶紧回抱住萧夕。

原来是真的,又让他等了二十年。

ps:

大结局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