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泰山封禅
作者:百夜 更新:2019-11-06

  朱厚照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望着床顶回想着这短短几日中发生的事情,终于舒了口气。山谷遇袭的那天,那名印度人与阴阳师们直接被赶过来的亲兵们用子弹射杀,反倒是被震晕过去的查理与亨利两个人却在混乱中保住了性命,当然,这也与他们的那一身重甲起了保护作用有关。

  结束了战斗之后,朱厚照当天便带着援军赶到了战况激烈的大同,经过了几日鏖战,终于彻底打散了伯颜猛可的有生力量。

  虽然在激战中依旧让这位多次犯边的猛将且打且逃,最终在亲兵们的誓死拼命下逃回了草原,但是经过这次围剿,整个草原部落起码在十年之内都再也无法组织有生力量大举南下,能够得到如此战况说明大明在这次多国会战中取得了足够丰硕的战果,剩下的只是尽量乘胜追击,让将士们获取更大的战功而已。

  朱厚照遇袭的消息虽然被他压了几日才被传到京师,但是这样重大的消息毕竟是纸包不住火,当这个消息传到北京城之后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不但众大臣纷纷上书请求皇帝回京,就连朱佑樘也多次传来密旨。

  连番作战加上昼夜赶路即便连朱厚照的体力也有些吃不消,回到寝宫还来不及与自家父皇交谈便在倒头呼呼大睡起来。

  望着床幔上精美的刺绣,他在心中默默盘点着这次的战果,平定吕宋、安南,确保了大明南边的稳定,打开了通往大洋洲的航道,拿下朝鲜半岛彻底为东北地区清除了隐患,至于在大同围剿伯颜猛可,打残了鞑靼主力更是让大明边界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稳定。

  虽然在这一战中让狡猾的日本军队跑掉了大半,但是朱厚照倒也没有继续跨海去追击的想法,毕竟虽然这次大明的收获颇大,可也将弘治朝十多年的积累挥霍得差不多,国库中剩下的那些银子还得留着以备天灾人祸和新占领地区的恢复。

  开门声打断了朱厚照的思考,他眨了眨眼睛看到朱佑樘带头走了进来。

  “醒来了就吃点东西!”朱佑樘望着他笑了笑,招手让两名宫女进来将食盘放在了桌上。

  朱厚照翻身爬了起来,随便洗漱一下便冲到了桌子前面,抱着一碗粥呼哧的喝了起来,“现在是什么情况?”

  “大胜的消息已经传过来了,你到是舒服倒头大睡,朝中大臣们可是忙翻了天!”

  “嗯?”朱厚照不解地挑了挑眉,“怎么了?”

  “现在朝中对安南、吕宋还有朝鲜该如何处理有些犹豫不决,既然已经出兵打下了这些地方,该如何治理就需要尽快定下来!”朱佑樘提起这事显得有些头痛,毕竟这可是三个国家的领土,但是他的脸上可是带着自豪与开心的笑容,这可是为大明增加国土的大事。

  “这个我心中早已有数!”朱厚照点了点头,喝完一碗又端起一碗,他可真是饿了。

  “那就好!”朱佑樘也知道一些他的想法,所以应下了便不再多说。“对了,你抓回来那两人准备如何处理?他们可是这次战争的主谋,阁老们认为应该处以极刑,以儆效尤!”

  “不不不,他们另有用处,现在仗都已经打赢了,就这样杀了他们可不划算!”朱厚照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笑道。

  朱佑樘见他笑得似乎十分不怀好意,好奇地问道。“你准备如何处理?”

  “卖掉!”朱厚照斩钉截铁道,“在这些红毛鬼子的国家,凡是贵族被俘虏都可以付赎金换取自由。如今正是大明用钱之际,这两个人身为贵族中的贵族除了战争赔款,想必能用他们换取更多金钱!”

  朱佑樘被他这奇怪的处理方式说得一愣,不过如今这个时候真金白银确实比杀掉两人得到的好处更多,便也就不再多说。

  朱厚照默默吃着东西,许久,他突然抬起头,“父皇,你知道,我并不喜欢做这个皇帝!”

  “父皇知道!”朱佑樘望着他,“但是你却是整个大明历朝以来最出色的皇帝!”

  “十五年,父皇等我十五年!”朱厚照一把抓住朱佑樘的手,“在这十八年里我会让大明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比盛唐时期还要强盛!之后我便退位给炜儿或者烨儿,我们两人一起悄然隐退,父皇,答应我,好吗?”

  “为什么,你明明可以做得更好的?”朱佑樘不解,他还真是无法了解自家儿子的想法,明明刚刚完成了开疆扩土的丰功伟绩,偏偏还没来得及庆功就已经开始考虑隐退的事情了!

  “做皇帝又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而且时日越长变数也就越多,现在大臣们虽然不敢说什么,但是若是多年以后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又生出让我纳妃留下子嗣的想法!”朱厚照撇了撇嘴,“权利会让人腐朽!我可不想一辈子被困在这个皇宫,守着这把椅子。后人自有后人福,我会用十五年的时间培养出合适的继承人,为大明的开创一片美好前景,然后,就只有我们两个人,飘然隐于这山水之间,去亲眼见识一下大明的美好山河岂不妙哉!?”

  朱佑樘为他的想法感到震惊,咀嚼着权利让人腐朽这句话,心中不得不承认朱厚照说得有道理,他看着朱厚照,轻轻的点了点头。望着朱厚照欣喜的笑容,对于只有两个人的美好生活不禁也开始期待起来。

  正德二年春,宁波府的码头出现了一支浩浩荡荡的巨型船队,这支船队的船只风格迥异,只有一小半是大明管用的航海福船,其他的看起来像是异国商船。

  船队刚一靠近立刻就引起了水师和府兵们的警惕,若不是那些船只上都挂有硕大的明字旗,只怕还未等靠岸就会被水师围剿。

  从船上下来的是一支近五千人的军队,当他们全部列队站好之后显得杀气腾腾,看起来就是一支经历过浴血的队伍。

  他们的铠甲虽然有些残缺和破损,但是却都十分整齐的穿在身上,刀剑火铳装备齐全,从铠甲的样式和武器可以看出做工都十分的精致,这是一支花费重金打造的精锐队伍。

  当那名年轻的将领从船上走出来,更是让围观的人吃惊,他的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看起来只要再深一点就能将他的脑袋劈成两半。他的双目中精光内敛,炯炯有神,丝毫没有长途航行后的疲惫,对着闻讯赶来的市舶司指挥使双手抱拳道,“远征军指挥使江彬押解贡品上京,请行个方便!”

  市舶司指挥使刘涛满脸吃惊,他还从来没听说过有一支远征军存在。他将信将疑的接过江彬递过来的文书进行查看,发现上面印鉴并无问题,这才放下心来同意让他们将货物运送上岸。

  当一箱箱金银财宝被搬运上岸,立刻引起了人们的惊呼。这其中一半是江彬带着士兵在欧洲疯狂掠夺而来的财富,另一部分是查理与亨利两人的赎金以及西班牙、英国等国的战争赔款。

  虽然他们这支远征军牺牲了三千多人,但是在欧洲却掀起了一阵血雨腥风。八千人放在大明战场不算什么,但是在欧洲却是一支十分强大的力量,他们像是疯狂的狼群从一个国家席卷到另一个国家,总是在被围剿之前便换到其他的地方,使得整个欧洲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这些国家愿意对之前的侵略给予赔偿,除了迫于大明的威胁之外,更多的却是想要尽快的赶走这批瘟神。

  而一直处于连续作战的江彬其实也快到心力憔悴的地步,各地对他们的围堵越来越厉害,他们自身的损伤也越来越多,补给越来越困难,正是需要休整的时候,他便当机立断与大明派出的船队以及欧洲各国的谈判船队一起返回了!

  正德二年,大明接受了来自西班牙、葡萄牙、英、法等各国的赔款,并承诺开通航路与各国进行贸易,开放海禁。

  正德五年,大明完成了对大洋洲的探索,正式宣布大明对这片领土的所有权;同年,西班牙、葡萄牙等欧洲各国也开始了对美洲的探索,走上了血腥移民之路。

  正德八年,大明出兵草原,此时大明针对草原的政策已经实行了十多年,草原人大多开始信仰佛教,再也不是当年凶狠如狼的模样,次年,大明军彻底扫荡蒙古草原,大部分部落投降,一部分开始南迁,至此蒙古草原正式并入大明版图。

  正德十五年九月,明武宗率文武百官、扈从仪仗,千乘万骑从北京出发,东封泰山。十一月,明武宗在归京途中不慎落水受寒,由于江水寒冷最后一病不起,于十二月病死豹房,结束了他传奇的一生。

  同月,太上皇朱佑樘在命太子朱厚燝即位之后,由于心气郁结昏迷不醒,在明武宗四九之日在西苑辞世。

  嘉靖元年,广州城龙井客栈

  “……就只见当时还是太子的正德帝带兵冲出了城门,砰砰砰,一阵阵枪响,那些凶狠的鞑子一个个的倒了下来。就在这时一员猛将从鞑靼人中冲了出来……”说书人猛地一拍惊堂木,惹得大堂中的众人纷纷追问起来。

  坐在二楼雅座的一名青衣青年也饶有兴趣的听着,不时扔一颗花生米在口中。

  “说得有模有样,好像他们亲眼见过一样!”青年对面的人一身白衣,他听了一会开口道。两人相貌十分相似,像是兄弟一般,俊美的长相让人简直过目难忘。

  “呵呵,这些说书人可是靠这个吃饭的!”青衣人喝了口酒,“再有一个时辰,船就要开了,您不会舍不得离开大明吧?”

  “又不是不回来了。去其他国家看看也好。”

  “那我们就去吓吓查理和亨利吧,嘿嘿,当年我可是好好的招待他们了一番,这次轮到他们款待咱们了!”

  “说起查理,当年你到底和他密谈些什么?”

  “这可是秘密哦,您只要知道对于大明是绝对的好事就行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话,离开了客栈,朝着码头走去,身影渐渐消失在人群之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