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
作者:幺西 更新:2019-11-06

“爪子扭了?”斐亚眼尖,一下发现某个不自然扭曲的地方。

“什么?”顾岩伸手就要去抓儿子的前爪,却在碰到的前一秒顿住,“别是骨折了?可不能随便动啊,你们谁会接骨?”

泽西卡和斐亚对视了一眼,双双摇头。一个是从未扭过一个是身体结构不会骨折,所以两人都没学过。

卡帝利斯爪子疼,身子也疼,那一下摔的不轻,此时喉咙里发出“呜呜”的悲泣声听得顾岩心都快碎了。

“怎么办啊?怎么办?附近有部落没?赶紧找人给看一看啊!”推搡着伴侣,顾岩急的直冒汗。

“应该没有了,从未听说东部还有别的部落,早期的时候他们都投奔了我们,大家合在一起了。”伤的是自家崽子,泽西卡自然也很急,但还是安慰了伴侣,“没事的,兽人宝宝都很坚强,这点小伤很快就好。”

“扭伤还好,万一骨折就遭了,我觉得还是找药师看看最好。”陆晚彬看看天色,现在天气比较暖和,天亮的也比较快,远处的天边已经隐约有些透明了。他想了想,开口道,“不然回去吧,回去给阿歧看看。”

斐亚听他说完默默地算了下时间,他们来的时候因为一路玩闹,跑的很慢,如果全力往回的话其实很快,不出三天就能到部落,也不失为好办法:“我看可以。”

“……那现在就出发吧,早点走早点到。”顾岩开始收拾睡袋,把要收的东西都叠起来堆好给陆晚彬放回戒子里。

“等一等。”收好东西,又从戒子里翻出几块肉干和几壶水,陆晚彬分给每人一份,“吃饱了才好上路,我看嗷嗷热量都快消耗完了吧,赶紧补充些。”

“额对。”乱了阵脚的顾岩冷静下来,接过肉干喂儿子,再倒了些水进他嘴里。等众人都吃了些点好肚子,休息了一小会儿就上了路。

陆晚彬依旧坐在大蛇背上,而小卡帝则被顾岩抱着一起坐在大白虎背上,前肢被母兽托着免得又磕到哪。

兽人跑的很快,来时留连的风景快速从两边退去,顾岩看看儿子,小卡帝垂着脑袋显得很难过。

“怎么啦嗷嗷?”小声地问,“是不是不舒服?”

“呜……”小卡帝发出低落的声音,可以感觉到他的情绪,但顾岩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他觉得自己乱跑,导致我们的出行被破坏了。”泽西卡头也不回,小声地解释。

小卡帝闻言更难过了,整个虎都想缩成一团。

顾岩拍拍儿子,凑上去亲亲他额头上的短毛,语气是罕见的温柔:“是粑粑不好,如果昨天不睡那么久陪你玩就好了。”

“呜呜”卡帝利斯抬头蹭蹭母兽,碧蓝的虎眼里含了一丝委屈。

“听到没?我说你呢!下次要多多陪儿子玩!”顾岩对着身|下的大白虎锤了一下,完全不复之前的温柔,十分凶悍。

“是是是。”泽西卡连连点头,说起来的确有自己的原因,如果不是拉着阿岩那个的话,就不会忽略了儿子。

二十四孝好父兽瞬间鸡血上身,步子迈的更快了,以后要多多关心儿子,让他健康茁壮的成长!

紧赶慢赶地往回跑,在第二天傍晚的时候他们便远远地看见了部落。几人直奔巫歧家,速度快地吓了在门口玩的科迪一大跳。巫歧也看见他们了,奇怪道:“你们不是出去旅行了吗?怎么跑回来了?”顿了顿,看到被抱着的卡帝利斯,“啊!嗷嗷怎么了?”

“阿歧!快帮嗷嗷看看爪子!”顾岩不等泽西卡停稳就想往下跳,谁知手臂僵硬了差点又把儿子给摔了。

“小心!”跟在他们后面的斐亚尾巴一甩,避免了小卡帝二次骨折的噩运。

毛手毛脚的家长像抱西瓜似的把小金虎抬进屋去,卡帝利斯被拧地龇牙咧嘴。

“轻点儿啊!”巫歧放下手里的活,看得心惊胆战,心里不住叹气,万幸他们生的是小兽人……

“怎么样?能治好吗?会不会留下后遗症?以后还能走吗?”

顾岩一个劲儿的催问,巫歧无奈地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淡定:“别急阿岩,先让我看一看。”说完伸手摸上小卡帝受伤的那只前爪,轻轻捏了捏。

小卡帝估计有点痛,小声叫唤了两声。

巫歧看完前爪又看了下他身上其他部位的擦伤,走到一旁专门放草药的柜子前蹲下,在一堆药材里挑挑拣拣了好一会儿,才选出一把暗黄色的草叶和一颗鸀色的小果子。把两样东西放进捣药的罐子里,舀起药杵用力捣了几下,等果子碎裂,汁液和碎草叶融在一起这才停下。

“嗷嗷这个是骨折了,还有些发肿,”巫歧见顾岩脸色很紧张赶紧又补上一句,“不过不碍事,把骨头接好,再敷点草药养着就行了。”

“不会有后遗症吧?”某人还是比较关心这个,万一以后儿子瘸了没有小雌性愿意嫁给他怎么办?

巫歧大概猜到了他的心思,露齿一笑:“不会,保证养好还是帅小伙一枚。”

“那就好那就好。”顾岩凑到陆晚彬身边小声说,“我怕嗷嗷残疾了你家宝宝嫌弃他耶。”

陆晚彬嘴角抽抽,学长,我家宝宝……我家宝宝八字还没一撇好吗。

“吱——”院门被推开,狄塞罗手里提着好几尾肥鱼进来,见家里站了那么多人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把鱼放进厨房的水桶里,洗了手进屋。

“罗!”巫歧笑眯眯地和伴侣打招呼,最近突然想吃青翼鱼了,所以狄塞罗下午去捕了些回来。

一直蹲在一旁围观的科迪见到父兽赶紧扑上去蹭了几下,得到抚摸后溜进厨房找吃的去了。狄塞罗一眼看到床上的卡帝利斯,活动两下手腕道:“我来。”

巫歧看看他,往后退开些让出个位子,小卡帝见换了人,还是冷着脸的狄塞罗叔叔,吓得“呜呜”直呼噜。

“狄塞罗叔叔接骨很专业,爪子放好别乱动。”泽西卡手搭在伴侣肩上,见儿子显露了怯意有些不满意,“小兽人大丈夫,这点痛算神马?忍住。”

小金虎眨巴着碧蓝的大眼,见母兽双手握拳对着自己做鼓气的动作,瞬间充满力量,把受伤的爪子放好头扭向另一边。

眼瞅着狄塞罗就要动手了,顾岩突然开口说了句:“嗷嗷你是最帅的小兽人!”

“啊……嗷!”听到母兽夸奖的小卡帝起先很兴奋,刚想“嗷”一声表示说得对就感到爪上剧痛,痛的后半声都走音了。

看着儿子略带扭曲的毛脸,顾岩得意得说:“这是注意力转移法!我是不是很聪明?”

狄塞罗一接好骨就去了厨房,一来要给伴侣炖鱼汤,二来……再不去不知道存粮会被儿子糟蹋成什么样子。

巫歧靠过去检查了一下,接骨接的很成功,赶紧抽了几条有韧性的兽皮条放着备用。舀过钝刀把卡帝利斯受伤的关节处的毛毛剃了,抹上之前捣好的药汁,再缠上几圈兽皮。至于身上其他部位的擦伤,因为小兽人恢复能力很强,所以不需要另外敷药。

“行了,这只爪子就别动了,半个月后来我这复查下,尽量不要碰水喔!”巫歧伸手摸了摸小金虎的脑袋,“乖乖待在家里知道吗?”

“呜……”小卡帝乖乖地答应一声,四人组赶紧道谢。

在街角处分别,陆晚彬临走前叮嘱顾岩“伤筋动骨一百天”,换来后者认真的点头。泽西卡抱着儿子往家走,小金虎这几天一直处于疼痛状态,蔫头耷脑得窝在父兽怀里。难得见儿子这么乖,伴侣又连续奔跑了两天,顾岩决定晚上亲自下厨给他们父子俩做一顿好的。

推开家门,泽西卡先把儿子放上床,出来见伴侣正在井边提水,便过去帮忙。

顾岩原本是两手提,拼命往上拉才拉上来大半桶,而兽人一来单手就提了一桶满的。他皱皱鼻子,指了指浴桶道:“你去提了水和嗷嗷洗个澡先,我去做点吃的。”

泽西卡想了想,的确有点累了,索性先打了些水烧热兑了凉水倒进浴桶,和儿子泡了个澡,只不过小卡帝手上的爪子被举的直直地竖在桶外。

顾岩用打火石点出火,往锅里倒了些水,然后掀开水桶的盖子,从里面捞了两条肥鱼来宰了,等水烧的“咕嘟”冒泡便把处理好的鱼丢进锅里。

撒了点去腥味的作料,他趁着鱼在炖的时间打了几颗鸟蛋炒了,撒上盐,炒鸡蛋出锅。

过去看一眼鱼,还没熟,便又切了几种肉片混在一起炒炒炒,炒出一大盘子肉来,顾岩忍住烫伸手拈了一片偷吃。

泽西卡和卡帝利斯洗好澡,把儿子放在铺好的吸水兽皮垫子上干毛,他把浴桶搬出来倒了,冲干净。擦好手进了厨房,耸耸鼻子:“好香!”

“那是,要看是谁做的。”顾岩翘起呆毛得瑟状,一手舀勺子搅了搅汤一手拈了块肉塞进兽人嘴里。

“好吃。汤快好了吧?我先把这两盘?p>

斯ァ!痹笪骺ㄑ氏伦炖锏娜猓皇忠桓雠套樱殉醇Φ昂腿馄笤踊舛私荩⌒〕曰蹩ǖ劾估显毒臀诺较阄读耍龅亩亲印肮竟尽苯小:酶甘尢袅丝榇蟮姆沤炖铮〗鸹⒊缘摹霸野稍野伞薄?p>

“卡卡来端下汤!”顾岩吹熄了火,舀了一点点汤尝了尝,发现有些淡有往里撒了点盐。

泽西卡舀了块糙兽皮包住汤锅,双手一使力把锅端进屋里放好,卡帝利斯见似乎开饭了,赶紧“嗷嗷”叫。

顾岩舀过他专用的碗和盘子夹了好些鸡蛋和肉片给他,“鱼等爸爸挑了刺给你,现在太烫了。”

卡帝利斯欢快地“嗷”了一声就把脸埋进了碗里,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偶尔高兴了还会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

泽西卡筷子上夹着鸡蛋,嘴里嚼着肉,一脸满足相。

想阿岩一年前还是厨房禁止进入者,现在已经能做出像样的饭菜来了,那可都是他调|教有功啊……

某人自恋偷笑。

【小剧场:】

伤筋动骨一百天的小金虎卡帝利斯被母兽压在家里哪儿也不许去,缠了兽皮的爪子是重点看护对象,绝对不能移动分毫,角度也不许变,他僵硬的简直一碰就裂。

某天,泽西卡出门捕猎,无良母兽顾岩带着儿子在院子里晒太阳,这天阳光很好,院外不时有小兽人跑过。

看着儿子羡慕的眼神,他眼珠一转,嘿嘿笑了一声:“嗷嗷啊,想不想出去玩啊?”

“嗷!”小卡帝响亮的一嗓子。

“粑粑看你爪子好像不痛了吧?”龇牙笑眯眯,顾岩语气很温油。

“嗷嗷!”是的!小卡帝觉得有戏,赶紧点头。

“好像也消肿了?那说明好了吧?”充满诱导的口吻。

“嗷嗷嗷!”对的对的!

“那你……”挑眉。

“嗷~”那我可以出去玩了!小卡帝满脸兴奋,显得非常高兴。

“那你还是不能出去,俗话说,动骨要修养一百天,你数数现在才几天,你还有几十天要窝着,再熬个七八次这么久久行了,哈哈哈——”顾岩成功把儿子逗炸毛,欢乐地在躺椅上滚来滚去。

卡帝利斯张大嘴,没想到母兽这么坏,继而愤怒地盯住他:母兽吐艳!晚上叫父兽跟你摇啊摇啊摇,看你明天还怎么得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