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五只雕
作者:皂斗 更新:2019-11-06

  混合工作室在开学一周后有了个正式的名称:五只雕。

  工作室的主儿有五:三儿,小松,覃小,区悠然,童北北。

  这很有喜感的名字是在激烈争执谁也不让谁的几天后,摒弃了无数个自以为个性又有内涵的名称,破罐破摔的一致选了“五只雕”这破名儿。

  这名儿起得偶然。

  那天中午,五人围在工作台边吃午饭时,又围绕着工作室名称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公说公的好婆说婆的好,最后差点动刀~~~虽然只是嘻嘻哈哈闹着玩儿的,但还是吓着了区悠然。

  “别……别,放下刀子!”区悠然磕磕碰碰的把几人手上摇晃着的小小号修光刀拿下,抹了把汗,“坐下来好好说。”

  “悠然,你瞎紧张了吧,咱们开玩笑而已。”三更笑嘻嘻搭着他的肩膀。

  区悠然瞪了他一眼,“坐下。”

  “好好,你说。”三更举手投降。

  区悠然盯着刀,向来单纯脱线的脸上浮起一股郁气,慢腾腾说:“以后别乱拿刀子挥霍,我会有心里阴影。”

  顿了一下,郁气敛起,换上傻兮兮的笑:“咱们都是拿刀雕木的,不如就叫五只雕吧,好记又可爱。”

  “好啊!”童北北兴高采烈的响应,“雕,多牛啊!三儿,叫导师带我们去看看雕吧!”

  “我也没见过!明天跟导师说好不好?”

  “好什么?”徐家一脸阴霾的走进来,一屁股落坐在工作台上,眼神钻亮,一一环视这五张年轻干净的面孔,缓缓开口:“明天下午有个活儿,在后街,你们把刀具什么的准备好。”

  “还没上课呢!”北北跳起来,转道徐青面前,疑惑,“老师,咱们还没上过大课呢,就干活了?”

  “干活不就是上大课吗,你不乐意去?”徐家挑眉,口气不爽。

  “要做多久啊?”三更问。

  “看你们的配合度了,进度快的话可能一个月搞定,慢的话……”徐家阴恻恻笑了两声,“放心吧,我会亲自监工的。”

  “靠,咱们成了可怜的杨白劳!”北北忿然。

  徐家一个巴掌过去,笑道:“臭小子,有工钱拿的。”

  北北哈巴狗一样涎着脸儿跟上去:“多少?按小时算还是按工量算?包吃不?……”

  “你小子怎么看也不像穷人啊,怎么就钻钱眼儿里不出来呢!”徐家鄙视他。

  “钱不识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北北昂首挺胸,坦然,“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可是用劳动力和脑力换取相应的报酬而已,有嘛不对啊!”

  徐家笑嘻嘻的勾他肩搭他背,“有志气啊北北,那今晚请我吃饭吧,你知道,老师我一高兴也许可能就会多帮争取一些那什么……”

  拇指与食指想磨,是个人都懂他什么意思。

  崩溃,这就是为人师表!

  这是败类!

  区悠然和三更蹿过去,一人一手扯徐家,把他拉到工作台边儿,谄媚:“老师,晚上一起吃饭吧!”去食堂吃。

  徐家笑眯眯:“好啊,就学校旁的湘菜馆儿就好了,我不挑食,你们还是学生,不好意思榨你们。”

  靠,白眼儿狼!谁不知道学校旁的湘菜馆是附属东南这个四级饭店的!贵着呢!

  “哎,就这么定了,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继续雕。”徐家挥挥手带来一片乌云。

  半响,童北北跳起来,哇啦哇啦痛诉徐家的种种不是,并且想了无数借口已达到赖掉晚餐的目的。

  结果,几人还没出工作室,徐家就返回了,得意洋洋的吩咐他们收拾好工具,去吃饭!

  童北北恨得牙痒痒,哀兵政策都出来了:“老师,老师~~~”

  “嗯,”徐家翻菜单。

  “我上有老下有小~~~”

  “嗯。”徐家对一旁的服务员点这个点那个。

  “……”北北把钱包拽得死紧,肉疼,眼泪汪汪。

  三更摸其头,可怜之,钱包递之,北北破涕为笑也。

  暗处,一美男见之,笑不可揭

  ……

  骆玥对新同学新组合的评价是:嗯,不错,有点意思了,几味不同的药草在没有经过药性检测前就熬成一锅了,也不知道会不会产生剧毒……

  三更说:我无毒无副作用!

  骆玥说:是啊宝儿,你是没毒,但不代表跟他们混合在一起了不会产生毒,而且据说你们导师是个有名的怪人……

  三更吃惊:你怎么知道的?!

  骆玥:向阳说的,徐家是他学长。

  三更咬牙:……他之前为什么没先告诉我!

  骆玥笑:告诉你就没意思了呀,他就想看你现在这幅样子。

  三更依然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