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大结局
作者:落雪晶莹 更新:2019-11-06

桌灯柔和的光正好打在他脸上,晶亮的眸子微红,干净的瞳仁蒙上一层水汽。品 书 网 (w w w 。 v o dtw 。 c o m)

颜晓看得出来,他现在满脸都在对她笑,唇角、眉毛,可是唯独没有到达眼角,直直的视线明明落在她脸上,从他眼睛里却找不到自己。

“我知道赛车对你来说很重要——”

程容昊表情没有一丝变化,颜晓亦是不知道应该怎样组织语言继续说下去,而理由应该是她连自己都难以说服。

半晌,看着他的表情实在心疼,颜晓咬唇。

“有我,难道还不够吗?”

程容昊空空的眼神几不可见的晃了一下,还没来得及确认,颜晓忽然伸手抱住他。

“他缺席了三年你都不曾走失过,我不过离开了一个月而已……”程容昊的身体不再僵硬,只声音还是不自然,附在颜晓肩头,嗓音低低的,有些沙哑。

颜晓知道他指的是之前三人在a市碰到的那次,当晚程容昊没有接受颜晓的挽留,执意离开,算是他第一次背离她的意思。

她过来之后,他一直没有再提起过这件事。原来,不提归不提,从心里他终究还是介意的。

“我们好好的,可以吗?”颜晓没什么可否认的,但是现在的程容昊太脆弱,经受不起打击,她不想刺激他。何况,这话也确实是她想说的。

良久,听到他说‘好’,不得不承认,她从心底里松了一口气,眼睛也扬上一丝欣慰和感动,她就知道,他还是愿意迁就她的。

剩下的十几天年假里,两人解开心里的疙瘩,程容昊自上次分开到现在这么久的时间更是憋坏了,颜晓的乐意迁就甚至主动迎合无疑更是让他兴奋,两人几乎能不出门就不出来,过的异常甜蜜惬意。

新年当天,颜晓与程容昊家人一起用的年夜饭,家族企业的继承者程父也百忙之中抽了时间出来。

席间,颜晓去洗手间,准婆婆也起身跟了过来。这位在市委任高级领导的未来婆婆和未来公公性子好像差不多,身居高位,一身雍容华贵却没有半分凌人的架势。这点,顾迟的母亲似乎差了很多……

知道她有话要说,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颜晓刻意多绕了几步。停下之后,转身对上准婆婆笑意盈盈的样子,颜晓才意识到尴尬,她太过温柔,让她几乎要忘了她的位置,在惯常于官场摸爬滚打的准婆婆面前,她这些小把戏简直是小丑似的卖弄。

却不知这位准婆婆开通的很,儿子喜欢就好,何况,面前的儿媳妇不骄不躁,看得出来,对儿子也是真的不错。这么一来,一心愿意念着她的好,连眼前这多走几步的小聪明都觉得是贴心懂事。

晚上回来后往家里通了电话,颜父颜母虽然嘴上一直骂着颜晓没良心,不过都是玩笑的口吻。毕竟女儿过的好,才是他们唯一想要看到的。

挂断电话,程容昊正泡了一杯清茶过来给她喝,颜晓接过杯子,偷眼看他。

之前错误估计的程容昊对赛车的钟爱程度,又想起一次帮他打扫书房的时候,无意中翻出了不少往时的东西。看着照片上意气风发的男人,证书和奖杯上烫金的名字,心里紧的难受。

“再看咬你昂。”程容昊正坐在床边脱袜子,明明背身对着她,怎么跟长了后眼似的。

“切。”颜晓这些天可是知道他有多无耻,才不吃他这一套。

出乎意料的是,程容昊听到颜晓的不懈之后,没有一脸坏笑的靠近,冠冕堂皇的说一句:想让小爷收拾你了是不是。

反而少少沉默了一会儿,稍后才开口:“吃饭的时候妈跟你说了些什么吗?”

他没有转过身来,颜晓看得出他的担心。

宽心一笑,跪挪过去,伏在他肩膀上。

“她老人家说呀~儿子不小了,可是该大婚喽。”颜晓在他耳边呵气,半真半假的说。

“是吗?”没有欺负她就好,程容昊瞬间送了一口气。

其实昨天程母交代的事情很简单,一方面是对于程容昊能够顺利从腿伤阴影中走出来,她知道是颜晓的功劳的,对此表示感谢。另一方面却是说两人之间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就要好好的,以前的旧人旧事毕竟已经过去了。

颜晓总觉得这位准婆婆像是知道她和顾迟的一档子事,想来是暗地里调查过一番,原本也是,像他们这样的家族,估计费尽心机想嫁进来的女人不在少数,防人之心不可无,这点颜晓可以理解,但并不意味着她被人调查就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所以才不愿程容昊知道。他那脾气,省得再闹个不愉快。

“上次据说宝贝着急了,咱妈这不就给选了几个好日子,您看——”程容昊手里捧着厚厚的日历,一副赵高拜见秦始皇的熊模样,殷勤笑着,颜晓抬起眼皮扫他一眼,后者吓得立刻止了话。

颜晓被他逗乐,也跟着起劲,一挥胳膊把日历打翻在地上:“混帐东西,给寡人退下!”

程容昊笑着瞥一眼地上的日历,活动一下手腕、脚腕,眯眼磨牙的向沙发上的颜晓逼近。

“啊啊啊,我知道错了。”颜晓当然知道程容昊扑过来的后果是什么,这么大白天的,还是在客厅,她可不想——

“啊!”顾不上没穿鞋,颜晓正准备翻过沙发靠背逃走,不想被程容昊淫笑着抓住脚腕。

“啊——不啊,不啊不——”

“宝贝,怎么了?醒醒、醒醒。”

颜晓一脸迷蒙的坐起来,看着眼前斯文温柔的程容昊,隔了三分钟的样子,反应过来之后开始咯咯乐起来。

为此,程容昊追问了一上午她究竟笑什么,颜晓半个字都没告诉。

两个人现在整天腻在一起,片刻不离,活脱脱像是度蜜月。

吃过午饭不久,程容昊说杨夏发来邀请,让下午去他家做客。

想起杨夏,眼前很快浮现出那张笑脸,如果不是嫣嫣坐月子,恐怕早该过来闹腾了。

程容昊去取车的空档,颜晓独自等在门口,接到了程母的电话。

“晓晓啊,呃,你和容昊的婚事,是打算什么时候办呀。”

“阿姨,你放心。我和程容昊商量过了,决定先领结婚证,等他腿完全没事之后,再考虑婚宴的事情。”

话是这么说,可颜晓并没有明确回答程母的问题,程母何尝听不出,却也没有再说什么。之前跟儿子提过,他说想顺其自然,不想逼她,想来也是一直没有跟她提起过,可在程母这个长者看来,两人之间应该只是查了一层没捅破的窗户纸。这个电话,原是想帮儿子一把,现在看来,似乎未必如自己想象的那般简单。劳心劳力不讨好,也罢,到底还是孩子们的事,她不好也不愿太多插手,就随儿子那句话,顺其自然吧。

嫣嫣穿着睡衣被杨夏搀着出来,没走几步就被颜晓两人拦回去。

“你现在这样子怎么还出来见风,这么大一个人一点都不知道照顾自己是不是!”

“还有你,杨夏你这老公是怎么做的,有这样照顾老婆的吗,往后如果落个三长两短的病根我看你怎么办,真是的。”

到屋里坐下,颜晓对着两人就是一阵数落,二人笑嘻嘻的听着,时不时点点头,表示在听,杨夏还偷偷给程容昊递眼色。

程容昊收到信号,准备劝几句,帮他们两个解围,没想到被颜晓眼神一瞄,话题就变了。

“杨夏你偷瞄谁呢偷瞄,还不耐烦了是不是。”颜晓忍着笑,接着说。

“对、对啊杨夏,你嫂子可都是为了你们好,你们两个还年轻,多听些我们的话一准没错的。”程容昊被颜晓一个眼神吓到,赶忙收起刚刚帮助杨夏的心思,连声附和。

看到程容昊的怂样,杨夏和嫣嫣渐渐开始忍不住偷笑,颜晓心里惦记小孩,也放下罗嗦,不和他们逗了,四人开始热热闹闹的话家常。

小宝贝是个女孩儿,名字叫做杨梓希。颜晓问起,嫣嫣让小保姆去抱,小保姆很快回来,说孩子正睡觉呢,四个人便又开始了其他话题。

冬日天黑的快,本来是该出去吃的,嫣嫣放心不下小东西,颜晓也想等她醒来陪着玩一会儿。都舍不得出门,一来二去着时间也就耽误了下来,最后索性订餐到家里来凑合。

程容昊准备要出去买些酒水,两人熟悉的很,杨夏也就没客气,由着他去了。

颜晓也拿了大衣打算陪着,小保姆过来说小公主醒了,看出颜晓舍不得,程容昊让她在家陪小孩玩,自己出去就行,反正不远,小区里就有酒品专卖店。

看着程容昊离开,颜晓回屋。

嫣嫣说小东西小名叫西西,小小的一点点,还不到十公斤,特别爱笑。刚才三人进来之前,小东西还在看着吊灯吐泡泡,这会儿颜晓、嫣嫣两人一逗就乐,杨夏也在一边看的格外乐呵。

颜晓拿着小铃铛逗她,小东西面团一样的小手慢悠悠伸过来,好像要够,颜晓索性给她抓住自己手指头。短短的胳膊肉乎乎的,胖的一节一节的,可爱极了。

颜晓玩没一会,出了婴儿房,想去洗手间,没想到杨夏跟了出来。

“有事?”二人一路来到大厅,客厅里只有她和杨夏两人,显然杨夏是准备说什么的。

“嫂子,我想大哥他比你想象中的更放不下赛车这个事业。”杨夏一改刚才玩笑的样子,神色很是认真起来。

“这么说你也知道了。”颜晓知道杨夏这么说恐怕针对的是程容昊这次出事造成的腿伤。

杨夏点点头。

“能看大哥从这个阴影里走出啦,我知道完全是嫂子的功劳。”

杨夏话说到这里顿住,颜晓不吱声,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我今天只是以个人的名义希望大嫂对他认真些,既然已经走到这个分上了,不如踏踏实实的和大哥过日子。他是个死心眼的人,如果嫂子你再次一走了之,我是真不知道他还撑不撑得住。”

杨夏说的真是一点没错,对于程容昊和他身边人而言,她真的是一个罪迹斑斑的女人。

“说句实在话,其实在开始,我总觉得喜欢归喜欢,并没觉得你会在大哥身边占多重要的位置,直到知道他为陪你放弃了上次的全国拉力赛。”

看到颜晓眉头轻轻皱起来,杨夏轻笑一声:“原来,嫂子你居然都不知道。算了,他这次受伤的时候我没在身边,不知道现场是什么情况。车队检查过他的赛车。车子没有任何异常,当天的路况和天气都是良好,检查报告上唯一的解释是赛车手操作故障。

他玩赛车将近十年,我了解他的技术,也了解他在赛场出意外的几率是多大,就是因为了解所以才一直想不通,以当时的情况,他即便不夺冠,也万万不该受伤。后来才知道,他前天是从a市回来的。那段时间,事务所在a市没业务往来,没猜错的话,大嫂,应该是见过你吧。”

杨夏的措辞有些激烈,态度却始终客气有礼。

对此,颜晓没什么好抵赖的,程容昊最后一次在a市见她,便是撞见她从顾迟车上下来的时候。

杨夏说的拉力赛她不知道,赛场上怎样出事她也不知道,之前对于程容昊和程母准备结婚的打算她还在抵触,现在想想,所有悲剧都是因她而起,她有什么资格。何况,西西很可爱,她也不小的年纪了,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自己的孩子。

程容昊送颜晓到门口,才到车库去放车。颜晓说陪他一起就行,不用刻意绕远,送她一趟。

“车库到这远,夜里冷,你穿的又少,冻着怎么办。”短短的话里,他满是宠溺。

吃饭的时候他滴酒未沾,兄弟之间,颜晓担心不尽兴,还劝他喝点没关系,她也可以开车,程容昊只是笑着摇摇头。

回来路上,颜晓问起原因。

“我答应过你的。”

“什么?”

“不酒驾呀。”

“有吗?”

“当然。”

从来都是这样,不经意一句话,他都可以记很久。她不算关心的一句关心,根本没放心上,他却可以当作信条一样来奉行。

颜晓站在门口,看着他开车离开,想着他极温柔的样子,几乎都要流泪。

他说的没错,春节前后,冬天正深,夜里真的是很冷。颜晓紧了紧衣服,没有开门,站在门口等他。

“不是说有钥匙吗,怎么不进去,多冷!”程容昊放下车回来,看到颜晓,眉头很快皱了起来,几步过来拽住胳膊给她暖手。

“程容昊。”

“嗯?”

“我们结婚吧。”面前男人好看的样子,一脸柔情的看着她,颜晓终于忍不住,一把扑上去,紧紧抱住他。

“好、好、好!”

两个月后。

颜晓把杂志社相关事宜交代给褚鹏,老庞蜜月也即将结束,很快就会回来,她没什么可担心的,请了假,匆匆来到s市。

带全相关证件,颜晓挽着程容昊手臂来到民政局门口时候:“阿姨选的还真是名副其实、百年难得一见的黄道吉日呵。”

程容昊苦笑,没有说话。

冗长的队伍蜿蜒成一个蛇形,颜晓和程容昊排在队伍最后。

“你穿的太少了,腿冷不冷,我穿的厚,你回车里等我好不好。”颜晓其实是担心他的腿伤,顾及到他的心情,不好明说,只能拐着弯的来。

程容昊摸摸颜晓头发,尔后勾着颜晓后颈,把她揽进怀里:“宝贝,别总是把我当成孩子似的宠着,记住我是你的男人,是要保护你一辈子的人。”程容昊说完,在颜晓额上落下一个深吻。

“这里人多啊喂~”颜晓,赶忙从程容昊怀里挣脱出来,四下看看,才又回头瞪了程容昊一眼。

“那,回家我们继续。”

“坏啊你。”感觉程容昊低低的笑,颜晓一肘磕他肚子上,吼了一句,索性直接转身看向别处。

然后,视线,就这样定住了。

似乎顾迟看向这里的目光快速移开,其实并不确定他有没有看到自己,距离太远,看得不真切。

只是这样的身形,一直都是是茫茫人海中她一眼便能寻到的。

顾迟手上牵着一个女人,是从民政局出来的。

你终于还是娶了她。

直到顾迟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外,颜晓才将将回了神,耳畔传来程容昊的声音:“我知道——”程容昊攥了攥拳头,有些话他只是想想都心疼的难以自持,所以即便心里清楚,终究还是难以出口。隔了半晌才再次开口:“你如果现在反悔,我不会怪你。追上他,或许,你们还有机会。”虽然现在都还没有从当初她主动提出结婚的受宠若惊中摆脱出来,但不代表着他同时也失去了理智、忘记了她当初的逃避和迟疑。

“程容昊,我们都已经不是年少轻狂的时候了不是吗?我心累的,再也经不起折腾了,余下的一生里,有你,已经知足了。”年假过后,颜晓回到杂志社,回到父母身边,在那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对于当时程容昊给的感动和一时冲动做出的决定得以有了一种客观的评判。坦白说,当说确实是忽然的热血上头,但是对于这个既定事实,她并不后悔,毕竟如她所说,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该为自己的一生而经营,而不是所谓年少的爱情。

颜晓说完之后,双手伸进程容昊敞开的大衣里,环腰抱住他……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