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魔界危急
作者:凤回 更新:2019-11-06

就在神印痴迷的附身,双手迫不及待袭向凤倾尘身上最后一袭衣衫的时候,凤倾尘眸中骤然寒光闪现。

之前的无辜胆怯尽数不见,似笑非笑的寒光出现,手温柔的抚上神印脖颈,在神印因为掌下柔软舒服的闷哼出声之际,一道红光闪电般窜进他的脖子。

神印瞬间反映上来,闪电般后悔至水池边,看着勾唇邪笑的凤倾尘,眼中杀机闪过,一扬手,却发现自己已经浑身软绵绵没有一丝力量。

眼睁睁看着凤倾尘毫不在意几乎半裸着走出水池后捡起洒落一旁的衣衫穿上,神印便是冷冷一笑。

“你以为制住了我就能离开这里?”

唇边是浅笑,心里却是铺天的怒火加杀意。

第一次有女人算计了他,用自己的身体,可是……还是在他没有得到的时候。

凤倾尘勾唇浑不在意,下一瞬,神印便发现,一只匕首抵上了自己脖子。

“我不信你敢杀我。”神印冷笑着还没说完,下一瞬,便觉得脖颈处一股热流缓缓淌下,顿时,就是瞳孔微缩。

该死的,他怎么忘记了这个女人有多么的无法无天!

看着眼前这张和神月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孔,凤倾尘妖异笑容下是几乎要压不住的杀意。

就是这个男人向北冥邪动手的,是他……

可是她现在不能冲动的杀了他。

这些日子装疯卖傻已经知道,魔族大乱,北冥皇族危在旦夕。

她必须要快点出去,替北冥邪守护好他的领土和他的家人。

这个男人先带走,以后再好好处置。

被凤倾尘假装搀扶着出去,神印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逃脱。

这个该死的女人,看似亲昵倚在他胸口,那只手,却是将一股力量直接灌到他心房处,他的心脏甚至已经能感受到那股灼热。

“我只要发现一丝不对,立刻把你的心脏烤了吃。”凤倾尘的笑意十分狰狞。

“反正他不在了,我也不介意做出任何事情。”

神印瞳孔缩得针尖一般,可是却不得不乖乖听话。

他原本身体就有问题,从神月那里得来的生机被这女人之前一瞬尽数打散,如果心房再受重创,断然再无活路,那么,他的一切都会变成神月的,包括……眼前这个女人。

神印眼中亮光闪过。

这个女人,他要定了。

他会在折磨的她死去活来后在好好疼爱她,让她知道,屈服于他,在他身下婉转求欢才是她最应该做的。

“你一门心思的北冥邪,就不想知道,神月去了哪里么?”

凤倾尘微微一怔,接着,便是冷笑。

“他是死是活关我什么事。”

心里却是重重一跳。

婚礼上来的不是神月而是这个和神月几乎一模一样的人,那神月……

“唉……可怜神月清醒的最后一刻,还在乞求我不要伤害你,哪怕他自己丢了性命也没关系……”

凤倾尘猛地一震,接着却是犹自抿唇一笑。

“你放心,我会替他报仇。”说罢便是眼神一寒:“我劝你还是尽快打开传送阵,我几乎要控制不住想杀了你了……”

神印缓缓摇头轻笑,接着,拿出一个玉牌,空气中微微一晃,一个漩涡缓缓打开。

看到漩涡那便的景象,凤倾尘便是一震。

神月静静躺在水晶棺中,面上几无血色,只有那缓缓起伏的胸膛证明他还是活着的。

“你选择,要不要过去待他一起走,不去的话我立刻送你离开,不过,他能活多久我就不知道了……”

神印耸肩挑眉,凤倾尘几乎恨不得立刻杀了他。

牙齿咬得咯咯响,明知道事情不太对,可是,她依旧没办法眼睁睁看着神月去死。

警惕查看后,凤倾尘拽着神印一步跨入漩涡来到神月身边,却是谨慎的没有靠近,狠狠一拽神印:“先打开离开的门。”

神印耸肩:“你想去哪里……”

凤倾尘冷冷开口:“洪荒之地。”

漩涡缓缓打开,看到熟悉的景象,凤倾尘稍微放松一些,一回头,看到毫无意识的神月,便是伸手点去。

丝丝红光从神月额头进入他身体,接着,神月面上便开始恢复血色。

凤倾尘却是暗暗心惊。

他的生机怎么会变得这么弱。

神月缓缓睁开眼,视线变得清明后便看到了远远站着的凤倾尘和被她挟持的神印,顿时面色一变大喊:“尘尘小心。”

凤倾尘心里一跳手上发力攻击神印的心房,却已经晚了一步。

暗暗剥夺了一些神月生命力的神印再次恢复后,冷冷一笑,扬手就往凤倾尘抓来。

“走。”

凤倾尘一把拽过神月便往那漩涡掠去,将神月扔过去的一瞬,自己一只脚却被一股大力扯住。

“你以为你还能逃?”

神印冷冷开口。

就在这时,却见神月从漩涡的那头,闪电一般再次出现,一拽凤倾尘的胳膊,将她一把拽过去,自己借力再次回来,想也不想狠狠扬手便往神印攻去。

凤倾尘猛然回头,从那已经缩到碗口大小的漩涡里看到,神月被一把掐住脖子举了起来。

猛然扑回去,那漩涡却已然消失不见,剩她一个人孤零零站在一片荒原上,头顶有飞禽盘旋。

凤倾尘缓缓回身抿唇,下一瞬,手中赤火鎏金弓出现,猛然射向天际,接着便是轰然炸开,化作千万火雨,发出尖厉的啸声。

须臾,就见荒原那便隐隐腾起烟雾,整个大地开始颤抖。

北冥蛋蛋骑在黄金狮子背上,抿唇看着前方,稚嫩的脸上一片坚毅。

他的娘亲回来了,她的娘亲回来了。

巨变总会带来脱胎换骨,尤其是对一个几乎同时失去父母的孩子。

麟炙身后的几个兽王具是仰天嘶吼,声音中带着漠视一切的唯我独尊。

因为他们上次没有赶得上,竟然能让他们发誓要保护的凤倾尘一家被人算计,如今,她回来找他们了,要带着他们找回场子,他们自然义不容辞。

这不光是帮助凤倾尘,也是给他们冥狱魔兽找回场子。

自己要保护的人被欺负,那就等于是自己被欺负。

看着缓缓进入视线,数不清的魔兽,凤倾尘面上满是坚毅。

不着急……不能着急,一样一样来。

她必须要先保住魔界,保护好北冥邪的父母和家族,然后再去考虑别的。

此时,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

……

魔界,浮沱山城城墙上,邪月满眼赤红,死死盯着城墙下远处,那缓缓压过来的方阵。

这已经是第八天了。

那些叛贼组成的攻势整整进行了七天七夜,不要命一般进攻着这个魔都的最后一道屏障。

浮沱山城被攻下,那么,魔都就会赤裸裸的暴露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

他知道,魔神皇陛下已经做好了准备,准备用魔都整座城来换这些叛贼的性命。

可是,他不愿……不肯!

如果魔都被攻陷,那么,即使这次叛乱被平,北冥皇族也会被烙印下这道浓重的耻辱。

他知道魔神皇陛下为了自己的子民,不在乎这些,可是,他在乎。

王子殿下不在了,他必须更加拼命去替他守护家国。

即使,他已经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

将领战死的军报不断传来。

北冥皇族有史以来也没有战死过这么多高级将领。

那些原本应该在后方运筹帷幄的栋梁,却因为战事吃紧不得不走上前线。

一向喜欢顶撞魔神皇的镇北将军,被敌人三头巨型魔兽围攻,被扯下一条胳膊,犹自浴血奋战,直到最后,带着那三头不知道吞噬了多少将士性命的魔兽同归於尽。

一直以胆怯示人的平南王,握着自己的七星宝刀,站在北城门上,面对潮水般涌来的敌军,寸步未让,直到不下点燃整个城门,和敌人的前锋同归於尽,他还握着宝刀笔直的站立在火海,直到这时,那些被他下的寸步不敢向前,的敌军才直到,这个英勇的将士,已经战死……

敌军人多,车轮战已经将浮沱城消耗的差不多了,看着下方敌人有序的阵势,邪月知道,这是最后一战了。

仰起头,邪月眼眶赤红。

他尽力了……他尽力了,也有脸去见自己主子了,只是可恨,不能看着这些叛贼葬身在魔神皇陛下的手中,看不到他们遗臭万年……

“还有喘气的没,给我站起来,御敌!”

城墙上,缓缓站起一个诈尸一般的身影,摇摇晃晃几下,笑骂着邪月。

“看你狗日的平日高高在上,还不要跟老子一起战死,老子死也值了,哈哈哈……”

接着,又是幽魂般的身影,一个个从死尸堆里站起来,看着下方攻过来的方阵,神情肃穆。

“你说老子狠狠的杀他一顿然后再投降,他们会送老子回家看老婆孩子不……”

一个脸上血污抹得看不出长相的将士桀桀笑着。

旁边一个就是呸了一口。

“就属你杀人杀的多,你看你脖子上的挂的耳朵,都要绕三圈了,还投降……你没开口就被剐了……”

“哈哈……也是,那老子干脆杀到底得了……儿子,爹不能回去看你了,你爹是英雄,记着,你爹是英雄……”

说罢,城墙上便是漫天的呼喊……

下面方阵已经到了,中央处,三头独角兽拉着的马车上,湖绿长裙的九幽清儿面目狰狞。

谁能想得到,谁能。

半年前,自己还在北冥皇族面前摇尾乞怜,现在,就要将他们践踏在脚下。

北冥邪,这就是你不选择我的下场,哈哈……

九幽清儿得意仰天长笑,下一瞬,便是缓缓扬起手来。

随着她扬起那只手,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包括城墙上的人,都陷入一片安静。

他们都知道,这只手一下来,就是最后的战斗。

城墙上,不会再有活口,而下方攻击的将士,也会死伤惨重。

九幽清儿泛起冷笑,扬扬下颔,正欲挥手,却惊觉手心一凉。

怔怔抬头看去,九幽清儿便是面色大变。

她原本白皙的手掌心,一个赤红的血洞赫然其上,一支红色利箭刚刚穿透而过,她甚至能从手心看到后面的天空。

下一瞬,震天的轰隆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