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扬的戏弄
作者:加浓炮 更新:2019-11-06

  

  城东朋来客栈一灯如豆,张永欢吃了些许流食捧着**无精打采的躺在床榻上哼哼嗤嗤着。//?
  “能起吗?”秦扬叹息的微笑,掏出纯白无垢的丝帕为张永欢擦了汗问:“要不子时一同去悦来客栈?”?
  “**大爷的。”张永欢愤愤的竖中指,“起不来。”?
  张永欢歪着透,仔细的回想了一番又道:“你要整那个吴节操,小心着点人家上面有人。”?
  “嗯。”秦扬垂下头,展开双手看的出神,这双手曾经不知道沾染过多少鲜血,如今也变得洁净了起来,他不知道是感慨还是该失落。?
  记忆中以往对待那人的感觉已经逐渐的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是无端的茫然,现在他费尽心思把那人的九世重生之体召唤而来,却不想那人竟让他渐渐遗忘了前尘过往。?
  “注意安全啊亲!”张永欢不放心的叮嘱着:“别硬来,看情况不对即使撤退OK?”?
  秦扬不懂OK为何意,只是点头道:“我自有分寸。好生在客栈呆着。”说完便推开房门,下楼去了。?
  子时,秦扬浅尝着香茗坐在悦来客栈里等待吴节操的到来,房间里残留着一些暧昧的□气味,傍晚他们离开的时候,没让店小二进屋收拾房间,张永欢的叫声太过犀利,以至于最后做完的时,秦扬只能下楼先让任重生去往城东的客栈,而后折回房间带着张永欢跳窗而逃。?
  秦扬稍稍在房间里思忖了下,子时已过吴节操没有来,他放下杯盏跳窗出了房间,孤身来到夜色暗沉冷冷清清的大街上。?
  人还未走远,只见到从一条暗巷中走出一个虎背熊腰的男子,秦扬侧目看去,那不正是吴节操么??
  吴节操边走边系裤腰带,方才他刚想进客栈,又觉得有点内急,无奈之下只好跑到小巷子里撒了尿,这才要进客栈。?
  本来他可以带着家丁们一起出行,无奈府中的那些姬妾们闻到一点风吹草动就要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折腾他,吴节操虽**于秦扬的**,但也不敢做的明目张胆公然调戏之,他前科在身,惹得庆王爷对他是相当的讨厌,为了他爹在朝廷中的地位着想,吴节操才勉为其难的收敛了起来。.?
  秦扬确定那人便是吴节操,身形一晃腾地而起,当他越过吴节操的头顶时,手上多了一件随手在巷子里捡到的沾上尿液的破旧皮袄,吴节操听到头顶微微的响动,还没反应过来,他的腰部腰部一麻身体变得僵直,一个宽敞散发着骚味的皮袄,罩住了他的头,一双强**的手臂,将他轻松的托起,重重的落在一个肩膀上,然后耳边是嗖嗖的风声,静谧的再无其它声响。?
  那条皮棉袄紧紧地贴在吴节操的脸上,上面是一种发霉变质的味道,似乎还有一些腥臭的尿骚味,使的吴节操喘不过气来。锦衣玉食的吴节操,对这种气味的感觉真是糟透了。?
  猛然间,他的身体又被举起,向前猛冲。他是生命之根碰到了一块**宽大的东西,感觉到一股火燎燎的疼痛,疼得他身体发抖。一道道的绳索力道把他缠绕,象包粽子一样的结实。吴节操狼狈的发出了尖叫,因为自己的金雕和那**的**很是难以忍受。?
  吴节操被呈倒V字型挂在了秦扬早已在远处备好的马鞍边上,绑好了五大三粗的吴节操秦扬不由得暗骂了句,“吃的跟个黑熊精似的沉死老子了!”翻身上马**吴节操的**,吴节操能感觉到自己的头应该只在马的肋骨上侧,介以推断出马应该十分高大。吴节操的□与马背不停的**,渐渐的有些苏醒,这让他非常的难受,那是一种粗糙和细柔的**,产生的**也相当的强烈。?
  吴节操感到自己快要被闷死了,沉重的长袍和破棉袄,让他感到一阵阵的窒息。他们飞快的穿过了大街小巷,一只手指解开了他的天突穴,他的腰不不再僵硬,但是他感到那只手此刻**了他的腰锥,用一股极强的力量稳住他的身体,马蹄在鹅卵石上飞奔,带起一溜轻脆的马蹄声,急促而又悠远,那种感觉就像身体飘在寺院的上空,听见悠扬的木鱼声一样。?
  待到城门边上僻静的地方后,秦扬一把将雄壮的吴节操掀翻在地上,屈身解开他的腰带,扯下了吴节操的裤子,露出那毛茸茸赤条条的□,吴节操被包着脑袋的皮棉袄的尿骚味熏的直翻白眼,此时□赤条条的袒露着,他不由得心中大惊,“唔唔唔……”奋力的挣巴着反抗。?
  秦扬看了看他那微微抬头的****,反手从身上摸出匕首,冰凉的匕首刀刃在吴节操的巨根上反复比划了几下,吴节操彻底的惊住,翻着那只没瞎的眼睛昏厥了过去。?
  秦扬也只是戏弄戏弄他罢了,本就没有想着将他阉割掉,而后抄着匕首在靠着直觉在黑暗中,在吴节操的大**上轻轻的划下几个血字:京城巨无霸,根大比天子。?
  用吴节操的裤子擦了沾血的匕首,又点了吴节操身上的几个麻痹神经的大穴,拍了拍手若无其事的骑着马往城东客栈赶去。?
  半夜秦扬转回城东的朋来客栈,偷偷的溜进张永欢住的那间客房,往他怀里塞了个小小的澄**的欢喜佛,摸了摸张永欢的头就又出了屋子,去悦来客栈过夜,明早上他还得把那场戏给演完了才能收场,要不然日后吴节操那厮到客栈里调查起来,还不得怀疑是他偷摸的把自己给放倒在大街上展示形体了?!?
  一夜好梦,张永欢起床的时候,还有点发疼的**被黄金欢喜佛镉了个正着,他暗骂了一声,侧眼一看,金**的欢喜佛正倒在他的**下面,姿势很不雅的躺着。?
  他怔愣了两秒,拿起欢喜佛使劲扣了扣上面金**的镀金,发现根本不是只镶了金边的玩意儿,想放在嘴边咬上一口验证验证一下含金量,又想着欢喜佛刚被自己的**坐了,不好意思再下嘴去咬,只好揣在怀里穿了衣服,又发觉屋里根本没有秦扬回来过的影子,不由得纳闷起来。?
  这时任重生敲门而入,张永欢贼眉贼眼的巡视了一圈周围,拉着任重生小心翼翼的关上房门,掏出怀里的欢喜佛说:“瞧瞧是真金不?”?
  任重生看到欢喜佛后大骇,道:“这个难道是……皇帝赏赐给宰辅吴庸的纯金欢喜佛。”他细细的看了一番后,笃定道:“就是皇帝前年赏赐给吴庸的。”?
  张永欢醒悟过来,咧开嘴乐不可支的笑着:“八成是秦扬昨夜盗来的。”他拍手叫了声好,又道:“秦扬的外号该不会是盗圣白玉堂吧?”?
  任重生不明所以,木着脸问道:“谁是白玉堂,江湖上怎没听说过这号人?”?
  张永欢哈哈大笑说:“我臆想出来的。唉……咱们该吃早点了。”正说着,倦容满面双眼下青黑一片的秦扬从外面回来,看了一眼脑袋挨着脑袋抱着欢喜佛研究的任重生和张永欢道:“你们下楼吃早饭,我再睡一会儿。”?
  “嗯。”张永欢很理解的对他摆摆手:“睡你的去吧。”?
  “嗯?”秦扬缓缓转过头,声音清冷了几分叱道:“把东西收起来,不要太招摇。”?
  张永欢举着手里的小欢喜佛对他笑笑:“行啊你,送我的?”?
  秦扬的脸微微有些泛红,窘迫的走到床前,脱去外衣睡觉,“一会儿不要乱跑,等我起来。”?
  “得嘞。”张永欢仔细的把欢喜佛收起来,同任重生一块下楼吃饭。?
  下得楼,坐在位置上等早点上来,清清冷冷的客栈大堂里坐着两三桌住宿的食客,一桌携家带口的夫妇孩子,还有一桌年纪稍微有点大的老丈和中年男子,靠近门口那两桌坐着的却是穿着厚实虎皮袄拿着行头的江湖人士。?
  张永欢同任重生观察了一番后,耳边传来那两桌江湖人士的议论声音:“听说了不?君子堂那把在世间消失了一百多年的弑神剑找回来了,现在正在君子堂堂主莫无殇的手里呢,听说那剑煞气甚重,剑刃出鞘不见血不回鞘的呀。”?
  “嗯,可不是。”一位脸庞瘦削干巴的汉子接口道:“我还听说圣石血玉也重现江湖了呢……你们说那凤凰山庄已在一夜间被夷为平地,庄主张倾华也生死不明,那圣石血玉本是凤凰山庄镇庄之宝,此时却是为何会重现江湖?莫不是张倾华已魂断奈何?圣石血玉已被歹人所获?”?
  “嘿……这你就不明白了吧。”方才说话的大脸盘汉子又道:“听说圣石血玉也跟朝廷有关系呢,当年张倾华同那时还未登基的皇帝之间……”他欲言又止:“传闻圣石血玉上附注的有极其霸道的特殊真气,修道者若是能得到圣石血玉配合着心法诀窍,便能修为大增,只是……若要利用圣石血玉修道者,必须是人必须尝尽人生百态,而借助圣石血玉力量修炼时必须是大喜或大悲。而且,修炼者且不可急躁,不能急**近利,否则便会前**尽弃。”?
  张永欢喝着辛辣暖胃的胡辣汤,听的是津津有味,他不解的是一块小小的血玉竟有着这样的传闻,好笑的是……利用圣石血玉修道的话,必须大喜大悲才能激发出圣石的力量……周星驰有部电影里的台词说的好:人生如果经历太多大喜大悲,大起大落,很容易精神失常,难道说……想要利用圣石血玉进行修仙修炼的话,修炼者就必须是个疯子么?!?
  他不能赞同的摇头笑笑,心想:如果真是那样,那不是说明他爹已经成了疯子,才激发出圣石血玉的力量在他被刀子捅的奄奄一息的时候,圣石血玉才会救得他一命!

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