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解救(下)(终结章)
作者:庐陵十二郎 更新:2019-11-06

    “我这里有她在新加坡的地址,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不介意提供。 ”叶林生的笑容绝对可以用可嘉来形容。?

  贺冬青再次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看来这的确是真的了。?

  “还记得胜记茶楼吗?”看来有门,叶林生的笑容越来越浓。?

  贺冬青当然记得。 当初就是在胜记茶楼,卢明月父子派遣的人意图绑架他未遂,但是却让叶一凡受伤住院。 这也让贺冬青觉得始终对叶一凡愧疚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也正因为这样,卢氏父子有些悲凉的结局,贺冬青心里也没有留下多少不忍。 现在听到叶林生提起胜记茶楼,他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叶林生自顾自的说着:“如果我告诉你,那都是老头子安排的。 你相信吗?”?

  “不可能!”贺冬青脸涨的通红。?

  “怎么不可能?你是老头子最重要的一步棋,而且他那个时候已经发现你这个人最大的的弱点就是心太软,喜欢和人讲感情。 他当然会担心将来你不会硬下心来帮助他对付你我的岳母蓝月瑛。 ”说到岳母二字,叶林生忍不住自嘲的笑笑:“实际上老头子一点都没担心错,就算他打了这张感情牌,最后你还不是选了个中立嘛。 ”?

  “你要是你实在不信,你可以去问孙斌。 这事情可是他一手安排的。 我相信他一定知道那两人的消息。 ”叶林生信心满满地样子让人不由得不信。?

  贺冬青不想相信,不过他实际上却知道叶林生说的应该不离十。 是的。 这完全符合叶一凡的为人处世的方针。 叶一凡的处世哲学正如他的投资理财策略一样是典型地保守型:他认为没有进口袋的钱,就不能算作属于自己地钱。 账面利润一点也不可老实说,对于一个风险投资家来说的确有些可笑,不过,这却是事实。 实际上如果有可能的话,叶一凡甚至不愿意把钱存入银行,因为银行也不保险。 因此他的处世哲学就是人性本恶。 即便是与他再亲近的人。 他也不会完全相信。 也正是因为他抱着这种怀疑一切的态度,当初一贫如洗来到香港的他获得了成功。 不过。 也正因为如此,他最终成为了一个孤家寡人?

  贺冬青确实相信了。 而且他也不准备打算求证。 他既不会去寻找张秀琴也不准备去咨询孙斌。 因为只有这样,才不会彻底颠覆叶一凡在他心中地形象。 不管怎么说,如今的一切都可以说是叶一凡带给他的,虽然现在的他把财富看的很轻。 但是如果没有现在的亿万身家,他怎么可能把财富看的很轻呢?虽然他现在也无法分辨这样的人生对于自己来说是好还是不好?但是他还是不准备去质疑和探寻叶一凡地种种阴暗面,因为在心里他早已经把他当成如同父亲一般重的长辈。?

  “好了。 不用说了,你们可以走了。 ”贺冬青右手一抬,脸上有说不清的萧瑟。?

  “走?”叶林生脸部的肌肉在抽搐着,显然心里还拿不定主意,或者说他不敢完全相信贺冬青。?

  “只要你放开玉玲,我不会留难你。 ”贺冬青冲着身后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往后退:“想必你们也应该清楚,我这个人从来不喜欢用激烈的手段去正面挑战法律。 而且你们也应该清楚。 你们现在的处境如果不采用暴力手段根本对我造成不了什么威胁,而且就算你们不打算放过我,下一次恐怕也不会这么轻松地得手。 再说,你们以后想比也没有多少精力放在我们身上。 因为你们的许多老朋友都在努力的寻觅你们的影踪,相信你们一定会很忙。 ”?

  说到这里贺冬青笑了笑:“因此,我犯不着去做那种极端的事情。 我只是一个正当的商人,那样做不值得。 你们认为呢?”?

  叶林生看了看赵云芝。 赵云芝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叶林生咬着嘴唇,沉吟了半天:“?好吧,我最后相信你一次。 不过……”他把眼睛瞟向那两个贺冬青带来的装着一亿人民币的袋子:“你说过,那些钱归我们。 你这么大的老板不会说话不算话吧?”?

  赵云芝抢着补充:“你坑了我们那么多钱,这些钱就算些利息了。 我们拿钱走人后,我保证我们从此不再找你麻烦。 ”?

  “好大的口气!”廖建军火冒三丈:“你们看看清楚自己现在地处境。 再说你们绑了人还想要人命,是你们先不讲信用。 所以,这钱最多只能带走一袋。 ”?

  贺冬青诧异地看了廖建军一眼。 看着他不动声色的面庞。 很快醒悟过来。 廖建军肯定明白,一亿人民币虽然不少。 但是只要能换得张玉玲地平安,贺冬青肯定是会毫不犹豫地点头的。 但是他还要讨价还价,并不是纯粹为了省钱。 更大的用意是让叶林生夫妇相信,放走他们的诚意。 因为如果只是为了把张玉玲骗回来,然后再对付他们的话,完全可以毫不犹豫地答应他们。 因为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们拿的钱再多,也不过是转一道手而已。?

  果然,赵云芝没有多长时间的考虑就点头同意了。 不久叶林生也点头同意了。?

  接着,贺冬青放开了叶林生的两个手下,提着一袋钱,慢慢的退到了窑口。?

  …………?

  叶林生看着其他三人都上了自己的切诺基,开动了引擎。 然后他拉着张玉玲慢慢的走到车门边,最后猛地将她一推,迅速跳上车。 马达轰鸣,切诺基象狂奔的野马在崎岖颠颇的路上飞奔向前。?

  贺冬青连忙拔掉了堵在张玉玲嘴里的布团,兴奋地眼泪直往下掉:“玉玲。 你没事吧!”?

  “快帮我解开呀!我两个胳膊都快勒断了。 ”张玉玲在贺冬青的怀里晃动着。?

  廖建军拔出匕首,“咔擦咔擦”几下割成了数段。 一旁的雇佣兵们眼睛都望着他,他摆了摆手:“算了,咱们中国人是最讲信义的。 由他们去吧,老天爷会收拾他们的。 ”?

  贺冬青看着明显瘦了许多的张玉玲,心痛不已,紧紧把她抱着。 这感人的情节还没有持续一秒钟。 张玉玲就叫唤起来:“快。 拿点吃地来,我都快饿死了。 ”?

  贺冬青等人面面相觑`。 他们准备了许多东西,可是偏偏没有准备食物。 最后还是一个雇佣兵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口香糖。 张玉玲二话不说,一把抢过。 两下撕开包装,丢进嘴里。?

  贺冬青心疼得直哆嗦,手一挥:“上车,我带大家去吃大餐。 ”?

  就在这时,本来已经消失在拐角的切诺基忽然掉头向这边狂奔。 正在众人迷惑、紧张之际。 三辆警车出现在拐角,也向这边风驰电撃而来。?

  “你们谁报警了?”廖建军四下望望。?

  大家都是一脸迷茫地摇头。?

  贺冬青摇晃着头,似笑非笑:“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砖窑建在小山包里,因此这里是条死路。 切诺基猛地停到跟前。 叶林生跳下车来,恶狠狠的向贺冬青扑来:“你这个小人。 ”?

  贺冬青身边站着十余名大汉,自然是不会让他得逞,不到一秒钟。 他就被四个人按倒在地下。 其他三人还没有来的及下车,就被几人虎视眈眈的堵在了车里,不敢妄动。?

  “我没有报警。 信不信由你。 ”贺冬青显得很平静,竖起右手食指向上指了指:“也许是老天看不下去了,他要收你。 老天最大,谁也没办法。 ”?

  就在这时。 警车冲到了跟前,不等停稳。 就有好几人跳下车来,大叫:“我们是警察。 全部不许动,举起手来。 ”?

  “和电影里一样,警察总是最后到。 ”张玉玲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说道。?

  …………?

  事后,贺冬青等人才知道原来就在那天他们闯进砖窑之前。 有三个小孩在附近捉迷藏,结果无意中发现了绑着的张玉玲,三个小机灵不动声色的跑回了村,告诉了大人。 接着就报了警。 这真是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叶林生夫妻因为绑架地罪名分别被判入狱十二年和十年。 而他的几个手下也分别被判处三年至八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而贺冬青以及他雇佣的雇佣兵因为非法使用管制枪械也被判拘留三天到十五天。 当然其中很大原因是因为他们基本上都不是大陆的身份。 部分是香港人。 另一些直接就不是中国国籍,再加上又事出有因。 一番打点后,自然是从轻发落。?

  ………………?

  时光匆匆,日月如梭。 转眼已到2007年的冬天。?

  北城土城遗址。?

  天很冷,北风潇潇。 虽然下边的马路上车水马龙,但是土城上向来是人迹罕至。 不过,今天倒是人影憧憧。?

  贺冬青双手叉腰站在垛口上,颇有些意气风发。 西装革履的伍西平站在他身边,那样子可是差了好远。 他一边用戴着皮手套地双手捂着耳朵,一边不停的使劲地跺着脚。 “我说大哥,你这是抽什么风呀?难得回国一趟,就非拉着我来陪你喝西北风。 ”?

  望着不远处的立交桥,贺冬青不尽感慨:“变化真大呀!”?

  “废话,都七年了,能不变嘛。 ”伍西平小声地嘀咕着,然后轻轻的用胳膊推了推他:“喂,你家的娘子军上来了。 ”?

  贺冬青回头一看,可不,米敏、张玉玲、鸿仙儿、童晓晴各自一手一个,牵着八个丫头正顶着寒风奋勇向这边前进。 说来也怪,四个老婆不多不少一人都生了两个女儿,虽然说在贺冬青看来,儿子、女儿没什么区别,而且女儿还更听话。 不过,似乎这女儿也太多了一点,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总人数达到十三口的大家庭里只有他这么一个男性,实在是不能不让他有点遗憾。 因此大家都免不了用娘子军来形容他地家庭,而背地里大家一致叫他洪常青。?

  “切,不服啊。 这叫淑女如云。 ”贺冬青把头抬的高高的:“有本事,你也生八个女儿给我看看。 ”?

  “我哪敢跟你比呀。 ”伍西平笑得有些鬼祟:“唉,我说要不咱结成儿女亲家怎么样?当然咯,你要是嫌弃我家穷,就当我没说。 ”?

  “行啊,小子知道用激将法了。 ”贺冬青拍着他的肩膀:“不过,你儿子和你长得一样贼眉鼠眼,而且一肚子坏水,只怕我同意,我老婆们也不会同意。 ”?

  “我要告你诽谤。 ”伍西平一下子跳了起来:“什么叫贼眉鼠眼?不就眼睛小点嘛,好歹我儿子还是双眼皮。 而且在幼儿园年年是健康儿童,如今上学了还是班上的体育委员呢。 ”?

  “不是吧,你能有体育细胞的遗传基因?”贺冬青像看怪物一样上下大量着他。 看得伍西平火冒三丈却又有些哭笑不得,谁让他在大学里,百分之八十的体育项目都是需要补考,最后还不得不给体育老师送礼,这才免强通过呢??

  娘子军们终于走到了跟前。?

  “爸”?  “老爸”?  “爸爸”?  ……?

  呼声四起。?

  贺冬青得意的不停的答应着。 一手一个抱起了最小的两个丫头。?

  “老爸,这里就是你当年失恋地地方吗?”小八微仰着头问道。?

  “啊?”贺冬青愣了一下。?

  小七一本正经地纠正道:“错了,错了这里是老爸当年第一次失恋的地方。 是吧?老爸。 ”?

  “这里好冷哦。 ”?

  “老爸真可怜。 ”?

  “这里空气好差,汽油味好臭哦。 ”?

  “没办法,妈妈说那时候老爸好穷好穷地。 ”?

  “妈说,老爸当时你差点想自杀,是吗?”?

  “老爸真脆弱。 ”?

  “老爸好糗哦。 ”?

  ……?

  小丫头们七嘴八舌的说着,弄着贺冬青无言以对,哭笑不得:“这都什么呀?你们怎么能这么教育祖国的花骨朵呢?”?

  “我们是实事求是嘛。 ”张玉玲说道。?

  “我们从来一是一二是二。 ”?童晓晴说道。?

  鸿仙儿的样子很严肃:“教育孩子更要诚实。 要从小做起。 ”?

  米敏两手一张:“孩子们,要。 千万不要像你们爸爸一样,死要面子……”?

  “活受罪。 ”小家伙们一起大声叫道。?

  声音响亮,惹得不少司机探出头来,向上张望。?

  伍西平捂着嘴窃笑:“淑女如云,佩服,佩服!”?

  ………………终。?

  不好意思,因为这一年来事情很多,拖拖拉拉,断断续续写了这么久,这才结束。 十二郎向大家道歉了,祝大家元旦愉快,身体愉快,阖家欢乐。 如果有空的话,去瞧瞧十二郎的新书《与魔齐舞》大家放心,这次更新会稳定和加快的。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第三十九章解救(下)(终结章

系统推荐您使用炫彩版!全新风格,抢先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