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
作者:巫哲 更新:2019-11-06

定川这两年的夏天比以往都热,而且大有一年赛过一年的势头,七八月走在街上感觉自己能被日头晒化在柏油马路上,变成一小摊汗油。

徐北潜在河底,抱着块大石头不松手,水流从他身体上滑过,迅速带走了体内的高温。这是他最喜欢的纳凉方式之一,降温效果一流,只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就得上水面换气。

他挑的这个河段离市区很远,基本没什么人会来,附近村子里的村民偶尔会把牛带到这里喝水洗澡什么的,不过很少能碰上,这会下午三点多,更是静得很。

徐北的脑袋露出了水面,深吸了几口气,扫了一眼在河岸边树荫下躺着的郎九,他嘴里咬着根狗尾巴草,枕着自己胳膊,眯缝着眼盯着树叶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下来泡会。”徐北冲他喊了一声。

“不。”郎九回答很干脆,都不带往这边看的。

“你不热么?”徐北往岸边游过去。

“心静自然凉,”郎九坐了起来,看着慢慢从河里走过来的徐北,“你晒黑了。”

“管球了,大老爷们儿还在乎这个,”徐北原地蹦了蹦,把耳朵里的水弄了出来,摆了个练健美的姿势,“这叫古铜色的肌肤,瞅瞅,你爹性感不。”

郎九笑了笑,一本正经地上上下下打量了徐北一通,还伸手在他大腿上摸了几把:“离古铜色还差点,你现在顶多就是个麻布片儿的颜色……”

徐北愣了一下,一脚踩在郎九肩膀上,这小子这两年斗嘴技能突飞猛进:“跟谁学得这么贫,成天他妈挤兑老子好玩么。”

“跟你呗,乔哥说你嘴欠的功力非同一般,”郎九偏过头在他小腿上亲了一下,皱了皱眉,“一股草腥味儿……”

“滚蛋,走吧,下去泡会。”徐北拽了拽郎九的胳膊,他一个人河里泡着没意思,上了岸又热得够戗。

“又想整我吧。”郎九有点不情愿地站起来,跟着他往河里走,每次下水,徐北都跟逮着个玩具似的,不把他按水里折腾够了不算完。

“今儿就泡水,保证不调戏你。”

“年年都说好几十回,没一次算数的。”郎九有点无奈。

徐北乐了,其实他每次都是真心实意想跟郎九一块泡泡水,没想着要逗他。只是每次看着郎九挂着水珠的皮肤在阳光下闪着光,都觉得特别好看,很性感,一这么想着,就会忍不住要伸手摸摸,摸着了就又会忍不住往水里按按,就跟条件反射似的。

这会郎九刚从水里把头探出来,发梢上滴着水,脸上也挂着小水珠,徐北一看又忍不住了,伸手过去摸了摸他的脸,接着吸了口气用胳膊一勾,身体向后一仰,把完全没防备的郎九拉进了水里。

郎九把他的手拉开,浮出水面,喘了口气:“你又来。”

“不是故意的。”徐北笑得不行,他特别喜欢看着郎九被吓了一跳的表情,觉得特别哏儿。

郎九没说话,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往他鼻子上一捏,手一搂他的腰,整个人都压了上来,这一下劲很大,直接一鼓作气地把徐北按进了水底。

徐北直到后背被水底的石头硌着了才反应过来,挣扎着想推开郎九。

他在水里都能看到郎九一脸得意的笑容,有点恼火,想骂人,刚一张嘴,先从嘴里飘出了一个水泡,郎九笑得更欢了,凑过来吻住了他。

徐北被捏着鼻子,要想出气儿就只能继续张嘴,郎九的舌头跟着就探进了他嘴里。

这个吻也就吻了十来秒,郎九就把他拉上了水面,松开了手。徐北顾不上骂人,喘了好几大口气才揉着鼻子暴喝了一句,:“你他妈吃错药了吧!你捏老子鼻子干蛋!”

“怕你呛着,”郎九笑着往后退,慢悠悠地说,“以前我都让着你呢,再整我一次,我就把你按到下边去做。”

“……操!”徐北一时语塞,憋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你牛逼!”

“还有更牛逼的,”郎九又笑着游了过来,搂着徐北,一边在他背上胡乱摸着,一边把他往岸边拉,“要不要试一下。”

“不要,”徐北这回倒是没挣扎,郎九胳膊很有力,这么拉着他挺享受的,“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转什么浪主意呢。”

郎九笑了,把徐北放倒在岸边的浅水里,自己也跟着躺在他边上:“那回家再说吧。”

徐北没说话,看着天上的云,有点刺眼,他用手遮着眼睛,从手指缝里往上看。这种感觉挺好,四下无人,一片安宁。

可惜安宁了没两秒,郎九突然坐了起来。

“干嘛?”徐北从指缝里看着他。

“我怎么觉得……”郎九有点犹豫,向四处张望了半天才慢慢开口,“好像闻到了沈途的味道?”

徐北一下从水里蹦了起来,沈途自打跟江越说了一声出去走走之后,就再也没了音讯,这都两三年了,没有人再见过他。

冷不丁听郎九这么一说,徐北有点激动,但四周还是很安静,连风都没有,树叶都只是静静地挂在树枝上。当然,就算是沈途真的来了,也不是他能看到的。

“你确定吗?”徐北扭头看郎九。

“……不确定。”郎九有点郁闷,又仔细感觉了一下,刚才沈途的气息也只是一瞬间的事,以他现在的听觉和嗅觉,跟本捕捉不到更多的信息。

“这王八蛋也不知道脑子里想什么呢,”徐北有点失望,他倒不是有多想沈途,但几个人一块经历了那么多事,怎么也算是生死之交,现在这人说不见就不见了,他一直觉得心里堵得慌,特别希望能见到沈途,然后好好地骂一顿出出气,“哪天他要真出现了,老子不揍他个半死!”

“也计他要走很久呢。”郎九蹲了下去,有点沮丧。

“我就不信老子死之前好几十年还见不着他了……”徐北这话说到半道就停下了,沈途是狼人,活个几百年应该没问题,没准他们几个还真就是死之前都见不上了。

俩人都没再出声,一块蹲在水边出神,手机在身后树下衣服堆里唱歌时,吓了徐北一大跳。

郎九过去翻出手机看了一眼,递给他:“徐岭。”

“啥情况?”徐北接了电话。

“没问题了,都跟他说好了,就按你们要的样式定,下周就能出货了,”徐岭顿了顿,“你在哪呢?”

“河里泡水呢,你来吗?”徐北笑笑。

“算了吧,我约了姚娜,没空,你俩玩吧。”

“你俩到底是分是不分呢,上个月不是说分了么,怎么这会又约上了?”徐北皱皱眉,徐岭跟姚娜一会吵一会好的,他都整不明白这俩人究竟什么意思了。

“分了,但她没事就说要自杀什么的,”徐岭叹了口气,“也不能在我手上出了人命不是。”

“废物,甩个妞甩了大半年了还粘手上……”

“还是没得到你的真传哪,”徐岭笑了,“你别管我了,货到了记得送我一个。”

徐岭的朋友开了个做娃娃的厂,徐北新开的分店在他那定了一批小白狼娃娃打算放在店里卖。图样是江越给设计的,一只双手捂着肚皮坐着的小白狼,徐北觉得特别可爱,郎九却非常不满,说这狼弄得很像一只猪。

“乖越说这是按我的样子设计的,”郎九看着样品很是郁闷,“我有这么傻么?还这么胖?”

“差不多吧,你团巴团巴就是这鸟样了,一个球。”

接了电话徐北就和郎九一块回市区了,他去大学城的店里看看,郎九去分店。

大学城这边的店,比原来扩大了不少,旁边三家店面都被徐北顶了下来,也不再只是卖花,按郎九的要求,娃娃,巧克力,小饰品一应俱全,总之全是小姑娘喜欢的玩意儿。

徐北进店的时候,两个店员都没顾得上理他,只是冲他笑了笑就继续忙活了,这会人多。

徐北坐到角落里,看着店里的人,前几天店员跟他说,店里小玩意儿总丢,人一多她俩就看不过来了,问他要不要装个摄像头什么的,徐北没同意。

其实就坐在这么一会,他眼睛随便往买东西的小姑娘身上扫一圈,就能看出来谁是来买东西的,谁是来顺东西的。

都不是惯偷,动作就能看出来,在徐北眼里,简直就跟放慢镜头一样,笨拙得很。他并不想追究这事,拿的都是小东西,发夹什么的,也值不了几个钱。

这会他就看到了一个小姑娘,手上拿了好几个发夹,装着很认真地挑选着,然后放回去了几个,留下了一个,偷偷塞进了自己的包里。

完事之后小姑娘没有马上走,还装着东西悄西望的挑东西,一转脸看见了徐北正盯着她看,一下脸就红了,动作也僵在了原地。

徐北乐了,冲她笑了笑,挥了挥手,小姑娘愣了一下,转身跑出了店门。

“小北哥,来点福利呗。”店里的人少点之后,一个店员笑着走到徐北身边,整理着被翻乱了的货架。

“等着。”徐北没多说别的,站起来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他手上提着个大袋子回来了,还捧着几盒冰淇淋,俩妹子一看,两眼放光地跑了过来:“小北哥还是你好,我同学在别的店打工,老板连水都没请过。”

“老子挣点钱都让你们刮了去了,”徐北往椅子上一倒,“这老板当得真失败。”

“别这么说,我们也很卖命啊,这么帅,又这么体贴的老板,上哪找去。”俩小姑娘吃着冰淇淋笑成一团。

“赶紧吃完了干活。”

店员都愿意跟徐北在一块呆着,他爱跟这帮小姑娘瞎贫,也好说话,开个玩笑,甚至有时候往他身上靠一靠拉扯两下都没问题。

郎九就不同了,见了他,小姑娘没一个敢像对徐北那样对他。

郎九话很少,也不太爱笑,到店里就那么坐着,脸上没什么表情。其实他倒没想着要故意这样子对这帮小姑娘,只是跟妹子在一起还是不太自在,不愿意被她们碰到,也懒得跟她们多说话。

只有徐北来的时候,小姑娘们才能在郎九脸上看到笑容,那种带着点孩子气发自内心的笑的确很好看,私下里她们也会议论俩人的关系,一个男人只有见到另一个男人的时候才会露出笑脸,才愿意开口说话,这实在是……

“九哥,”一个小姑娘凑过来,离着郎九有一步远的距离,她知道自己要再往前凑,郎九肯定会直接站起来走开,“下周来的货要用的货架已经弄好了,摆哪啊?”

“一个中间,一个墙边。”郎九很简单地回答,说完了也没再看她,低头玩手机。

“好的。”小姑娘迅速走开了。

郎九按下了徐北的号码,店里没什么事,所有的事都按步就班的,也没什么需要他操心,一闲着他就想徐北了。

“你忙完了吗?”郎九走到店外打电话。

“没什么事了,看帐呢。”徐北吃着东西的声音传过来。

“你在吃东西么?”

“嗯,新进的巧克力,好吃,一会拿点回去给你吃。”

“我现在就回去了……”郎九犹豫了一下,“你回吗?”

“回。”

“我去接你。”郎九冲店里打了个手势,告诉店员他走了,几个小姑娘向他挥挥手。

“傻逼么,接什么接,还得倒回来一段。”徐北满不在乎地回答,分店离家近,郎九来接他,还得回过头来十几分钟车程。

“我去接你。”郎九没多说别的,加重语气又重复一次挂掉了电话。

一回到家,徐北就把空调温度调到最低,然后把巧克力往郎九身上一扔:“我去洗澡,你尝尝味儿,你不是巧克力之神么,看看这个味儿怎么样。”

郎九拿了一块放进嘴里,他其实并不是特别爱吃巧克力,但巧克力对于他来说,意义很不一般,当初在北岭的雪地上,徐北把一块巧克力扔到他面前时,那种被人接纳的温暖感觉是他永远也忘不掉的。

屋里的气温很快降了下来,郎九把衣服都脱了,光着身子站在地板上对着空调的送风口,夏天真讨厌,只有对着空调猛吹的时候,他才稍微能舒服点。

“我操!”徐北穿着个裤衩从浴室里走进客厅,立马被冻得一哆嗦,“我说儿子你真能扛得住,往上调调,冻死你爹了。”

“冷么?”郎九拿着遥控器没动。

“废话,你当我跟你似的吗……”徐北往卧室走。

“那运动一下。”郎九从他身后一把抱住,把他往沙发上拖。

“滚蛋,老子冻得全身麻木了,无法运动。”

“我动。”郎九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郎九压上来吻住徐北,很熟练地脱掉了他的裤子,手伸到他两腿之间。徐北觉得有点悲从心来,这家伙已经不是两年前那个傻了巴叽的小屁狼了,他能在几秒钟之内就让自己有反应,这实在有点没面子。

“你不洗个澡么?”徐北推开郎九,摸了摸郎九紧实光滑的后背。

“做完了还得洗,”郎九轻轻咬住他的耳垂,“浪费水……”

郎九的吻顺着他的耳朵向下,脖子,胸口,小腹,到下面的时候却突然停下了,徐北已经被挑逗得有点性起,往下看了他一眼:“怎么停了?”

“想要么?”郎九直起身,伸手从旁边的小茶几上拿过润滑剂,有点小得意地看着他。

“操,得瑟个蛋啊你,”徐北有点好笑,推了他一把,准备坐起来,“老子还真不想要。”

“老实待着,”郎九推了他一把,低头做着准备工作,“我想了。”

郎九再次压到他身上时,呼吸粗重了许多,动作也有点急,按着徐北的腿就往前顶,徐北的呼吸也有些不平稳,面对郎九匀称性感的身体,他的一下就上来了,但还是往回缩了缩,胳膊搂着郎九的肩,在他耳边吹气似地说了一句:“求我,要不进去了老子就抽你。”

“……求你了,”郎九愣了一下,伏下|身来搂住徐北的腰,在他身上一下下轻轻蹭着,“我想进去……”

“以后还得瑟不得瑟了。”徐北在他背上来回轻抚着,能感觉到郎九背上的肌内随着他的手轻轻颤动着。

“不敢了。”郎九笑了起来,没等他说一下句话就吻住他的嘴,手按着他的腰往前顶了进去。

“唔……”徐北皱了皱眉,这样没防备地突然袭击让他身体猛地一绷,兴奋的感觉一下包围了过来,他下意识地抬了抬腿,勾住了郎九的腰。

郎九开始慢慢地抽|送,动作很温柔,听着徐北逐渐变得不太规则的呼吸,他慢慢加快了动作,每一次都送到最深处。

徐北有点扛不住这样的动静,扶着他的肩:“我操,慢点……”

“慢不下来,”郎九按着他的腰,喘着粗气,额角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不归我控制。”

“你大爷……”徐北有点混乱,骂了一句,指尖掐着郎九的肩头,有点喘不上气来,这种带着些野蛮的长趋直入让他有些无法驾驭从自己身体里升腾起来的灼热感觉。

郎九把徐北的腿抬了起来架在自己肩上,又压了上去,伸手捏着他的下巴,徐北半闭着的眼睛,微微皱起的眉头让他有些疯狂地一次次进入……

徐北身上一阵阵发软,手在郎九的腿上掐着,想使劲却觉得一点劲都没有,力量似乎都消失在郎九专注而狂野的进攻中了。

“我喜欢……”郎九冲刺着,带着霸道地按住他的双手,“你这个样子。”

“野兽。”徐北轻轻骂了一句,闭着眼接受着他的冲撞带来的阵阵快感。

“野兽爱你,野兽这辈子只为你活着。”

郎九去洗澡之前把自己的睡衣盖在徐北身上,徐北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看样子是累了,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徐北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

“我抱你去洗洗吧?”郎九凑到他耳边,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老子没那么柔弱,”徐北睁开半只眼睛扫了他一眼,慢慢地坐了起来,“不过你也得体谅一下你爹,我没你那么旺盛的精力……操,这润滑剂新买的吗?原来那瓶呢?”

“用完了,”郎九笑笑,“下次买大瓶的,这个不经用……”

“滚一边去,你他妈是直接吃吧,用这么快!”

徐北洗澡的时候郎九一直站在浴室门口看着他,每次洗澡差不多都这德性,他叹了口气:“我说这位少年,咱俩差不多24小时不分开地在一起这些年了,你看不烦么?”

“不烦,我喜欢,”郎九笑得挺开心,露出一颗尖牙,“你看我看烦了吗?”

徐北看了一眼郎九,伸手勾住他脖子,凑上去亲了一下:“挺奇怪的,我居然没烦,以前泡的妞,时间长了就会烦……”

“我又不是妞。”郎九挺得意地用手指在自己下巴上敲了敲。

“二货。”

“我看你几百年也不会烦的。”郎九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徐北正在按浴液的动作顿了顿,几百年,没错,郎九本来应该拥有好几百年……

“怎么了?”见他有些发愣,郎九手指在他后背上划了划。

“我觉得你挺亏的。”

郎九过去直接抱住他:“你这么狠心。”

“滚蛋,我怎么就狠心了,我这不是站在你的角度上想事么。”徐北回手拍拍他的脸。

“那你怎么忍心让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想你好几百年……”郎九把下巴放到徐北肩上,有些不满地压了压。

“……好吧,只是有时候想想,觉得对不起你,好像我谋杀了你一样,”徐北笑了笑,“不过人跟人真不一样,沈途和你不是一种人,他能就这么熬下去,你不能,对吧。”

“嗯,我就想跟你在一块,不管时间,等老的时候,我们就一块躺在床上,然后一起死掉就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OK,这个文到此全部完结了,本来想写点肉,但想想还是算了,嘿嘿。

废话不多说,明天应该会开定制印刷,需要的妹子可以收藏作者,开的时候会有站短通知。

再一次感谢大家陪我走到现在,我爱你们,么么!

PS,新坑十一开,希望大家能继续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