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屋女友
作者:小正 更新:2019-11-06

  打车到了家,门口竟然有三个女人在等着我。我不是招蜂引蝶的人,但似乎我真的很有魅力,看着三个花痴一样的三个青春美少女,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们是?”

  “我们是在网上看到这里有房子出租,所以来看看。”有一个女孩从错愣中恢复过来,回答了我的问话。

  “帅哥你好,我叫陶然,陶冶的陶,然”

  “我叫张也,是龙大今年表演系的新生。”上一个女孩没有说完她就抢着说道,“她叫叶童,和我是一个系的也是一个寝室,我们很要好的,不过她人有一点木乃。”她说的是第一个和我说话的女孩,那个叶童被自己的朋友这样说似乎有点不愿意,但她并没反驳自己的朋友对自己的看法,看来她还真是有点木乃。

  “我知道了。”真是个有趣的女孩,“你们是来看房子的?”

  “是啊!”

  “那就到里边说把。”于是我打开门,把她们都让了**。

  一进屋那个叫张也的女孩,就对我的房子,‘哇,哇。’的没完。叶童还是那么木乃,不过她的眼神里流露出的是赞许,而另一个似乎对我的房子评介不高。

  “喂,你别老是在那哇,哇的没完,搞的跟你一起来的我,也像你一样没水准。”陶然看不管自己的朋友的态度,出口说到。

  “听你的口气好象见过比这还要好的房子?”

  “那当然,我不禁见过,还住过,我家比着大多了。”

  “房子在大没品位也没有用,还不如在外面搭个帐篷,那么你拥有的空间更大。”没想到木乃的叶童竟然说出一翻如此有学问的话。

  “听到没有,什么是经典,这房子和叶童的话一样经典。”

  “我都看不出有什么不同,房子还不是房子,能住就行。”

  “切”“切”“哦,天呐。”我和其他的两个女孩都要给这个无知的丫头气坏了。

  “你们切我也没用,我只知道房子是用来住的,说吧帅哥这房子要租多少钱。”她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分明在说白痴不丢人,丢人的是对牛弹琴的人。

  “其实那房子的好坏你们都看的出来,当然个别人不明白那是先天智商有问题,我就不多解释,如果你们要租一个月一千二。”

  “三间一共一千二,那还挺便宜的吗,我们要了。”

  “你以为买菜那,说你要了就要了,我说的是一间一千二。”

  “什么你不如去抢劫,就这么个破房子也要一千二。”

  “好像你没有听错,我也没说错,嫌贵可以不租。”

  “等等,别说一千二,就是花个百十八万的把它买下我也能买的起。但是我们不能做那样的冤大头,这样六百一间,多了一分我们也不加。”

  “那你们去找别家,我这最少一千,六百门都没有。”

  “房东帅哥,你别听陶然的,其实我们对你的房子很有兴趣,不过一千快真是有点贵,我们都是大学生,跟本没有什么收入,要不这样折中一下,八百块一个月怎么样。”还说没什么收入,能花八百块在学校外面租房子住的学生能有几个。

  “恩,这话吗听这顺耳,不过好象房东帅哥,这个称呼不怎么样,既然你们都介绍了自己我也自我介绍一下,张正,你们可以直接称呼我也可以叫我张哥或正哥。”

  “八百块啊!张也我和你是没问题,叶童她能拿的出来吗?”

  “要你担心,我替她负担一半不就完了。”

  “什么叫你负担一半就完了,那我这个她的死党加老友往那里放,你出一半我也要出一半。”

  “不行我不能叫你们为我出钱租房子,其实我住回宿舍是一样的。”

  “那可不行,叶童,有我陶然在我就不能叫你在回去那种地方,先不说你的性格和她们都和不来,但说那两个**恋老是对你色**的我就不放心。”

  “可是,这里那他”

  “他你不用当心,有我们两个在他能怎么样,要是他敢对你有什么,我自己一个人就能对付他,如果他要是敢对你动手动脚,我们大可以告他,报警,但是你要是回去被那两个死婆娘非礼,告也不能告,警察也不会抓她们,只能自己吃亏。”

  “是啊叶童陶然说的对,其实你真的不用担心正哥哥要是非礼也会选我这样的**怎么会选你那。”有她这么劝人的吗?怎么把我也捎进去了,难到我真的是和**划上等号了。

  “那好把,我听你们的,不过房租就当是我借你们的。”叶童答应了她两个朋友的请求。

  “太好了。”“恩,真是太好了。”

  “啊哪个,我哎我能不能说两句。”看着她们高兴,我突然想帮帮叶童这个女孩,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是我良心发现,可能男人都很贱。

  “什么事说吧?”陶然显然是对我有了成见,对我不是很客气。

  “喂,你是个女孩子,对我说话客气一点行不行,房子租给你们,你们将来是要住**的,你对我这样的态度那以后我们还怎么相处。”

  “看你人张的色**的,心眼也还小的可以,男人也没有你这样的。”晕我平生最很三件事,第一说我不讲义气,第二件就是别人说我不是男人,第三就是说我说了不算没有信义。

  “唉唉,你别嚣张。”说着我脱掉衣服,当然是上衣,露出我一身建硕的肌肉。“怎么样够不够男人,那不男的能有我这一身肌肉。”

  三人都没有回答我的问话,都傻呆呆的看着我,怎么她们这样色**的看着我,我忙把衣服又穿在身上,在女人面前这样**好象不好。

  “怎么样我够男人了吧?”穿好衣服后我又问了一遍。

  “哇,你是怎么练的?”张也好奇的问到,我觉得她不是对我的一身肌肉好奇,而是对我这个人好奇,要不为什么她走过来一只手摸在我的身上,一只手在后边摸上了我的**。

  “这有什么,平时我只是跑跑步而已,这一身肌肉我天生就有。”这完全是我吹牛,为了这身样板,我可是整整去了一年的健身房,光牛奶我都不知道喝了多少,搞的我原来的那个小区卖奶的他们家小孩,管我叫奶爸,‘总来买奶的爸爸’简称奶爸。说话间我往前走了几步,是为了摆脱我身后的一只魔爪。

  “有肌肉就是男人了?最多也就是个肌肉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有什么好的。”

  “好了好了,你怎么认为我是你的事儿,反正我四肢发达头脑也发达,我刚才想说什么来着?哦对了,那个你叫叶童是吧。”

  “对,张大哥,我们要是搬**住,你能不能检点一点,不要穿的太**,这样不好。”这叫什么事儿啊,为了证明我是个男人,竟被她说成我不检点,失败。

  “嘿嘿,放心,只此一次,以后我会注意,那个,我刚才是想说,你的房租我可以不要。”

  “真的。”这是三个声音,只是同一时间发出来。

  “当然是真的,我像是说了不算的人吗?”

  “像,哦不不不,我是说你像这样才像个男人,也不对,男人就应该像你这样吗。”这话我爱听,陶然的马屁拍的我爽急了。

  “你为什么这么帮叶童?是不是对她的姐妹我有什么企图啊!”她故意的把话音拉的很长,而目光在我和叶童之间来回的转动,叶童那估计她看不出什么来,因为她的头都快埋进她的**里。

  “我帮她我当然不会平白无故的帮她。”

  “你们是亲戚啊?”

  “当然不是,我是说不要房租,但我是有条件的。”

  “你该不会叫我们的宝贝叶童**为奴吧?”

  “那到不会,不过差不多。”“啊!”“哎呀什么跟什么,什么**,我差点叫你个小丫头片子给绕进去,是这样,我的房子不是很大,但也不小,这么个房子当让要有人来收拾,你看我请人来打扫卫生收拾房子也要给钱啊,如果她愿意帮我做保洁,我就免了她的房租,这叫什么来着,互惠互利对吧?”

  “切,你的算盘打的可够响的,请一个龙城大学的再校女大学生兼校花未来的大名星做你的小保姆,那你可真够有面子的。”

  “陶然,你不要这样说好吗?我觉得张大哥的提议不错,我可以接受的。”

  “叶童,你是不是脑袋锈豆,难不成你真要给他当个小保姆,我真是不明白,你爸爸不就是娶了个后妈吗,我就不相信他娶了老婆就不要女儿了,他那么有钱还会在呼你这么有点生活费。你看我,我爸妈虽然没有离婚,可我也知道我爸爸在外面有女人,而且不只一个。你说生气有用吗,他就能离开那些女人吗,他就能回家和我妈好好过吗?不可能。可是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他的女儿,只要他疼我就还是我的好爸爸。我也劝你看开点,你这样生气没有用,难到这样他就不是你爸。”

  “他是我爸没错,但做他的女儿没必要就得用他的钱,他有他选择生活的权利,我也有我做人的原则。”

  “你还坚持你的什么原则,那能当饭吃吗?”

  “你们俩个能不能冷静一下,我们可是来租房的。对不起了,正哥哥让你看我们姐妹的笑话了,你看我们是不是先写一个租房合同,方便的话明天我们就会搬过来。”

  “哦那当然,先交付三个月的租金,以后每一个季度我收一次。”

  “好的没问题。”

  张也是个雷厉风行的女孩,对我就是有点太献媚,不过能被**青睐也是人生一大美事,没有一会儿的工夫她就起草了一份很公平的祖房协议,我仔细看了里面的内容很不错。没想到她喜哈的外表下竟然有着如此的办事能力,这叫我不由的从新评价眼前的这个大****。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明了了,她们给过钱后又看了看,自己都挑了一间自己喜欢的房间,随后我给了她们钥匙,送走了她们,和她们说好明天我在家里等着她们的到来。没想到自己的房子会这么快的租出去,难到她们没有看清楚我的广告,不知道这里是一间鬼屋。管它那,房子是租出去了,看来**找个时间在去一次房产介绍中心,把这个消息告诉安娜,至少要把属于她的一份所得给她。